七颗樱桃

庄莲高中校园《你是我的倾城时光》(十)(十一)(十二)

简介:

这是一个高冷学霸步步为营,慢慢攻陷呆萌学渣的故事。

开始他是眼睛放在头顶目空一切的高冷卫学霸。

到后来面无表情的死皮赖脸对学渣道:我英语差,以后你帮我补英语,我帮你补数学。

韩学渣受宠若惊的点头。

过了一段时间画风是这样的——

学校近来谣言四起,韩学渣决定明哲保身,与学霸保持距离。

卫学霸直接将她壁咚在墙角,音色低沉又带点压迫:

“看来你是嫌我补习的不够好?"


Chapter.10

 

红莲回到家后先在厨房随便吃了点东西,然后到客厅应付了下老爸老妈后,就进了房间,掏出今天的作业开始奋笔疾书。

她哥今天倒破天荒的没来骚扰她,听说最近几天学生会正策划着一个什么童话节的活动。不过这是他们宣传部的事情,她作为纪检部的不用操心太多。反正她哥这几天有的忙就对了。

写作业的时候,手机放在一旁嗡嗡嗡地响,她正忙着写数学题,没空分神。等终于把所有各科作业写完后,红莲才靠在椅子上舒舒服服地伸了个懒腰。

她拿起手机,大部分是小跖那个无聊鬼发给她的。

- 莲妹,有空不,跖爷带你上分。

- 嘀嘀嘀,嘀嘀嘀。

- 为啥不回我?你在和别的小哥哥聊天?

-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红莲无语朝天翻了个白眼。

  • 你丫狂犬病发作了啊,你姑奶奶我刚写好数学作业。去你个鬼的小哥哥。

小跖依旧是秒回的速度。

- 哟,今天这么认真啊,还写作业。

- 你以为我跟你一样不学无术?

小跖发了个呕吐的表情:

  • 补课怎么样?有没有被气死?
  • 没有,他还挺听话的。

回完这句话后,红莲还若有所思回想了遍下午补课的场景,男生坐在她对面低着头,细碎的刘海荡在额前,认真看着她一笔一划的样子蛮有趣的。

手机继续往下拉,指尖突然顿住,停留在一个“Zhuang”发来的微信——

点开刚好是一张图片,恰好是拍了五角星单元的那一页。

  • 背好了。

红莲挑眉,卫庄居然还会给她主动发微信?正惊奇间,她回了个:

  • 好。明天抽查。

盗跖又紧接着发了一堆乱七八糟的话给她,红莲懒得回了就把手机丢在一旁,抱了数学书准备看,倒不是她喜欢看数学,因为她一看就是犯困,有助于入眠。

看了一会儿眼皮终于耷拉了下来。

躺在床上红莲正要捂着被子睡觉的时候,忽然听手机“叮”一声,鬼使神差地,她偏过头,眯着眼,打开了屏幕,赫然亮着的是卫庄刚发来一条信息。

  • 好。

她笑了笑。

 

第二天上学,班主任热情激昂的上完连堂课后,劈里啪啦的利用课余时间讲了一堆废话。大致意思就是,学校学生会举办了一个以童话为主题的节日,在两个星期后会有一场全校参与的晚会,所以每个班要出一个关于童话的节目,比如《白雪公族》,《睡美人》啊这些。专门给高三的学长学姐们放松一下学习氛围。

红莲扶额,“学校这是要我们的命啊。”

小跖却已经在身后兴奋起来,“演童话吗,那我最在行了,我们演《白雪公主》吧,我可以演王子诶!“

白凤冷笑,“你就别想了,你最多就演七个小矮人中的其中一个。“

“你这是嫉妒我的英俊潇洒?“

“拉倒吧你。“

老李劈里啪啦的讲完后,最后叮嘱了一声文艺委员弄玉,让她好好组织一下,争取早点把人选定下来。弄玉应了声好,不过看着蛮头疼,她侧首询问红莲:

“这么突然,我们应该演什么好呢?”

红莲一时怔住,“我也不知道,不然你先上去问问大家的意见吧。”

弄玉想了想认为此方法可行,就抱着本子上去问了问班级里的想法,大家应和的倒是蛮响,各种童话故事跳出来,什么《美人鱼》啊,《睡美人》啊,更有甚者还在那里喊《三只小猪》。最后大家把一堆故事罗列出来,弄玉一抽,就抽到了《灰姑娘》这个故事。

“那我们就演《灰姑娘》好了,有没有愿意参加的同学?”

原本场下还讨论的十分激烈,但一问谁来演,顿时鸦雀无声。确实,没人想干这么丢脸的事情。鬼使神差的,红莲扭头扫了窗边一眼,见卫庄竟然没有在睡觉,只是淡淡看向窗外,没有理会教室的喧嚣。他对这些事情应当一点兴趣也没有吧。红莲想。

最后还是采用抓阄的方式来定。

女性角色统一女生上去抽,而男生则抢着划拳来定,说是彼此之间展现一下男人的风采。红莲上去随便抓了个不起眼的小纸团,盗跖白凤正在后面和一帮男生划拳的起劲,他们此时正在闹王子的角色,谁输谁当。

红莲笑着摇了摇头,打开手上的纸团,眼睛突然瞪大。

——灰姑娘!

好死不死,她居然抽中了这个?她还以为自己就随便搞了个女仆,或者恶毒的姐姐,当后妈也可以,至少有虐人的爽感,没想到抽中了善良温柔的灰姑娘?这不是她的风格啊啊啊啊。

等下,还有个王子。

红莲正纠结着,扭头去看后面男生的动静,闹腾一片后,此时王子的身份已划拳了出来,好巧不巧,刚好是平日里看她各种不顺眼的白凤。此时一群男生正围着他鬼叫起哄,一边还有人扯着嗓子在那里喊,“灰姑娘,灰姑娘是谁!我们这边王子已经出来了,是凤哥儿没错了。“

盗跖在旁贼笑:“不错啊,白凤,今天运气很好嘛。”

白凤显然没有多想当这个王子,他抱着臂冷冷道:“你想当我就让给你。“

小跖摆手,“要不起要不起。”他瞧着白凤的黑脸越看越有趣,扯着嗓子叫:“灰姑娘别害羞呀,该出来会会我们凤哥了啊!弄玉,不会是你吧?”

白凤眼神一亮。

弄玉被点名,旋即摇头,“不,不是我。”

“那是谁?”

“是啊,害羞什么,还不快出来?”

最终,在一片闹腾腾中,红莲深吸了一口气,无奈的,生气的,又带着点绝望道:

 

“别吵了。是我。”

 

Chapter.11

 

   教室集体沉默了三秒。

   盗跖一声爆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原来是红莲啊,你俩真是冤家路窄。”

   旋即众人一片笑开,连一向安静学习的子房都忍不住扭头转过脸,笑意盎然。班上谁不知道这俩人是从小到大的死对头,互相看对方都不顺眼,现在两人还演对情侣,说实话大家都很期待啊哈哈哈哈哈。

   红莲恨不得撕了他们的嘴。

   白凤抱着臂摇摇脑袋,也是一副很无语的样子,他瞅着红莲没好气道:“是你啊。”

   “切,你以为我想是你么?”

   “没劲。”

   红莲一下瞪圆了眼睛,就要冲上来,“你说什么?”

   “我说……”白凤拉长了调子,正想继续刺她两句,余光忽然瞟向角落正趴着脑袋睡觉的卫庄,他眼神一亮,像找到了什么新大陆,连忙走上前去,急急忙忙敲了敲他的桌子。

   “诶,诶!同学醒醒!” 

   过了两三秒,男生才缓缓抬起头,眼眸中还有一点雾气未散,他瞧着周围一帮人围着他一副看好戏的样子,带着清冷的不解,冷冷道:

   “什么事?”

   白凤伸出手,焦虑中又带着一丝希望的快速说:“你刚刚还没有参与猜拳的决斗吧,是这样,我们正在竞选王子,谁输谁当。现在就剩下我和你了,所以,来吧!”

   卫庄明显还没搞清楚事情的样子,他皱起眉:“为什么?”

   “因为韩红莲是灰姑娘,我不想和她凑CP,你可能新来不知道,我和她开始从小不和的。和她一对,简直就是想让我去死啊。” 

 “白凤!!!你把我当什么!你给我闭嘴!!”那边,红莲同学的怒吼炸开,要不是雪女一直在旁边拉着她,她只怕早就要冲过来干一架了。这人到底是个什么东西,搞得她就不嫌弃他吗?现下还拼死拼活的找救星,是不是好久没打他,皮又开始痒?

   白凤无奈的耸肩,低声和他吐槽:“你看吧,很不好惹。”

   卫庄一愣,不过大脑一向敏捷的他很快就理清了事情经过顺序,他扫了那边一眼,见女生气得面色都快发红了,漂亮的脸蛋压不住怒火,那双亮晶晶的大眼睛望着这边,随时都要喷出火来。他低头想了一下,竟然答应道:

“来。”

   旋即,石头剪刀布!

   卫庄布,白凤石头。

   白凤,卒。

   他今天运气是真的真的不好,简直从头输到尾。起哄声又一片叫嚣了起来,“啊哈哈哈哈,凤哥儿,看来今天王子非你莫属了!”“干嘛那么不愿意嘛,红莲同学也挺好的啊!”“啊哈哈哈哈哈。”

   红莲听了忍无可忍的正想发火的时候。

   却听卫庄以手支额,说了一句,“三局两胜。”

   白凤大喜,两人又比了两局,皆是白凤输,他无奈又绝望,在今天下午的连输后,终于放弃这个可能性。他正要走,却听卫庄又道:“再来。”

   这一回合,白凤终于赢了。

   “卫庄,你这个朋友我交定了!”白凤兴奋地一拍桌子,“那王子这个重任就交给你啦,好好把握住哦!”

   红莲:“……”

   众人:“…….”

   这TM是哪来的野路子,转眼就换了一对CP?不能再看娇蛮大小姐怒怼臭屁小少爷了?众人一时之间觉得有点可惜,但卫庄放水放的太过严重,他们也不好意思再强求凤莲CP。反而将目光投射在了这位自转学以来就一直独来独往的卫学霸身上。心里不约而同的都浮现出一种可能性:

   莫不是他看上了红莲吧???

   班级众人你瞅我,我瞅你,眼神缠缠绵绵的传来传去,大家集体嘿嘿一笑。觉得又有新的故事可以看了。红莲虽然脾气有些泼辣,但长得还是十分漂亮的,卫学霸看上她倒也一点都不奇怪。

红莲在短暂的沉默过后,她终于压不住心中怒烧的火焰,她挣开雪女的手,追着白凤就要打,白凤一惊,撒腿就往教室外跑,众人在教室内还能听见红莲同学一拔三丈的怒吼声:

   “乌鸡白凤丸!!!你给我站住!!!!今天姑奶奶我不让你好看我就不叫韩红莲!!!!”

   卫庄忽然唇角勾起一点极小的幅度来,他揉了揉眉心,思衬道,好像,果然是不好惹。

   心情却忽然明朗起来。

      

   就这样经过一番闹腾后,参演人选终于三三两两定了下来。灰姑娘:红莲。王子殿下:卫庄。仙女教母:弄玉。国王:白凤。灰姑娘父亲:盗跖。后母:雪女。接下来的两个恶毒姐姐由班里其他两个女生来演。

   白凤在外给红莲追着恶狠狠打了几掌,又被踢了几脚后,颤颤巍巍地走回教室,一边摇头感叹:“果然是最毒妇人心,最毒妇人心。”

   红莲拍着手进来,脸上终于散了怒容,回敬道:“无毒不丈夫!”

   弄玉在讲台上无奈看了这两个冤家一眼,道:“人物就先这样定了,今晚我会把《灰姑娘》这个剧本统一发给大家,参赛同学记得一定要看,明天中午我们利用午休时间开始排练,然后彩排是在下个星期三。希望大家能好好配合!今天就这样散了吧。”

   众人一阵欢呼,班级里的人一向都是爱看热闹的,今天能在放学前瞧这么大一个热闹,彼此之间也很是兴奋。盗跖看够了好戏,蹦蹦跳跳地跑了过来,拍上白凤的肩,揶揄道:

   “你小子下午甩锅这一手甩得很不错嘛。“

   白凤一掌打下肩上的咸猪手,“我记得在旁起哄最大声的就是你,这会儿又来找死了?”还不等他出手,红莲已面无表情的走来,狠狠的踩了小跖一脚,然后面无表情的总结:

   “是在找死。”

   盗跖捂着被踩痛的脚嗷嗷直叫,“啊啊啊!韩红莲你这泼妇,你这么凶我跟你说你嫁不出去的!!“

   “关你屁事。”红莲甩了个白眼,”姑奶奶我貌美如花,追我的小哥哥绕着整个学校都排不完呢,需要你操心?倒是你,只会暗恋隔壁班的端木蓉,追也不敢追,像个男人吗?“

   白凤一笑,难得帮腔道:“错。他就算追了别人也看不上他,还不如不追,给他保留点男人仅存的自尊。”

   红莲配合的哈哈哈哈哈大声嘲笑。

   盗跖,“你们两个!!!!欺负人啊!!!!”

   红莲收拾完书,一本子拍开他,“借过,我去补课了。”然后拿着本子大摇大摆地朝卫庄的位子走去。

 

   Chapter.12

 

   红莲觉得自己走过去应当是颇有气势的,但不知为何,心下有些发虚。可能是她也不明白为什么卫庄三局两胜的石头剪刀布,硬生生当了这个王子。可能…他心里其实是很不愿意的吧?毕竟他这样的人,一看就不怎么爱参加班级活动。

   男生淡淡看着她一脸心事凝重的走来,再一脸凝重的翻开书本,忍不住道:“你……”

   “我什么?我脸上有花吗?”红莲摸摸脸,察觉他一直盯着脸上看,饶是一向厚脸皮此刻也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没。”言简意赅。

   “那你干嘛…盯着我?”

   卫庄语气一滞,“嗯。”他翻了翻书,“我想看就看,没为什么。”

   红莲:“……”

   可疑的胭脂色悄悄爬上她的脸颊,她装模作业翻开书本,咳了两声:“昨天让你背的单词表背好了吧,来,抽查。”

   男生又瞧她一眼,嗯了声。

   两个人就一前一后的坐着,一个报中文,一个念英语,再把单词一个一个拼出来。卫庄的口语发音很标准,拼出来的单词也没什么错。红莲听他背着,搞不懂为什么他英语成绩可以这么差。不过他语法确实学得一塌糊涂,她今天打算就给他做套题目,然后好好给他捋捋这一块。

   背完后,红莲抬起头看教室里人都走光了,她丢给卫庄一套英语试卷,圈了个部分让他把这里写了,然后再给她看。卫庄接过,点了点头,就开始转笔。

   斜阳透过窗外投射在课桌上,细碎的余光在他发间里跳动,男生鼻梁高挺,薄唇微抿,这张脸长得真是不错,是个亮丽的好风景。只细长的眉头微微皱起,放在第一题便停滞住了。

   红莲以为他不会写,刚要说道,却听卫庄轻轻浅浅的开口,“你这么看我,我写不下去。”

   “……”红莲一口气没上来,停顿了好一会儿才不甘示弱的回:“我…想看就看!而且我看的是你脸上的夕…阳,不是你!”

   “噢。这样。”

   语气还是清清淡淡的,好像听不出来什么,又好像带点调笑的味道。

   红莲赶紧从书包里掏了本数学作业本做起来,心里却在咆哮:卫庄不是个看起来一点也不喜欢说话的人吗!怎么每次一张嘴就这么犀利!而她的伶牙俐齿在他面前仿佛总是失效!她拿个草稿本,愤愤地在上面又涂又画,纠结了一阵,才认真的做起题目来。

   过了许久,她咬着笔给一道题恶狠狠的难住了,正要抬头时,却听一道碎玉般清冷的声音传来:

   “在图形上做一条分割线,结合长宽,代入公式。”

   红莲一怔,顺着他这个思路想起来,好像也摸到了一点门路,男生已拿着笔给她本子上的图形标出一条线来,旋即用三分钟的时间给她好好讲了遍这道大题。

“原来是这样,亏我之前想了这么久。”红莲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脑袋,原本是她给卫庄讲题,现在倒反了过来,变成他给她讲,“谢谢你啊。”

“礼尚往来而已。”男生将做好的卷子推开她,示意她可以看了。红莲将多余的心思收好,批改了一番后,揪着几个重点给他好好恶补下语法知识。

差不多都理清楚后,红莲给他在课本上又标了个单元让他背诵,然后开始理桌上的草稿本,道:“今天就到这里吧。”

卫庄点头。

红莲收拾完书包,看着天色已经快暗下来,心想着今天讲题还真是耗了不少时间。正要走的时候,脑海里突然闪过一个问题。她动作忽然犹豫下来,她一向是个心里藏不住事儿的人,她觉得自己如果不问个清楚,可能晚上就会睡不好觉。

于是她清了清嗓子,就直接问了:“你下午为什么要帮白凤?”

卫庄一怔,显然没想到她突然会这么问,不过只是顿了一秒,旋即回:“没为什么。可能…”他低头收拾书本,“心情好,想做就做了。”

夕阳西下,天上还最后剩下一点落日的余晖。

红莲点头,“这样。”

“嗯。”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