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颗樱桃

庄莲高中校园《你是我的倾城时光》(19)(20)(21)

简介:

这是一个高冷学霸步步为营,慢慢攻陷呆萌学渣的故事。

开始他是眼睛放在头顶目空一切的高冷卫学霸。

到后来面无表情的死皮赖脸对学渣道:我英语差,以后你帮我补英语,我帮你补数学。

韩学渣受宠若惊的点头。

过了一段时间画风是这样的——

学校近来谣言四起,韩学渣决定明哲保身,与学霸保持距离。

卫学霸直接将她壁咚在墙角,音色低沉又带点压迫:

“看来你是嫌我补习的不够好?"

Chapter.19

 

第一幕。

弄玉在后台温柔的念着旁白:

   “在很久很久以前,一个古老的国度里有一片茂密的森林,里面坐落着一栋华丽的别墅,住着幸福的一家人。男主人是英俊的公爵大人,女主人是温柔美丽公爵夫人,他们结婚后生下了一个漂亮温柔的女儿,取名叫辛德瑞拉。一家人本来一直幸福的生活在了一起,辛德瑞拉也在爸爸妈妈的眼里越长越大,变得越来越漂亮。可灾难降临在了他们的头上,公爵夫人得了一场怪病,不幸去世了,别墅里只剩下了辛德瑞拉和他的父亲。不过他的父亲一如既往的宠爱她。”

幕布缓缓拉开,红莲和盗跖早已做好准备,小跖一脸认真演戏不搞笑的样子,红莲一开始还真有些不习惯,可能是端木蓉在台下镇压的缘故,今晚的他台词一字一句格外走心,仿佛真的是个一个慈祥怜爱的好父亲。

台下坐着第一排距离最近的红莲她哥此时正瞪大了眼睛,瞧着台上一反常态温柔可人的妹妹。感觉感官都受到了巨大的冲击。他立马回头问坐在身边的子房,
    “红莲她…她演得是灰姑娘?你怎么不早点跟我说。”

子房早料到韩非是这副反应,他推了推鼻梁上的眼睛,无奈纵容的口吻:“她封了我的口,威胁我不准告诉你,否则就把我的所有作业本藏起来。”

“哇——我可是她亲哥哥诶,这小子居然这么瞒我。”韩非觉得自己受到了欺骗。

“或许红莲只是想给你个惊喜呢。”紫女看着台上,悠悠开了口。

韩非转着手里的笔,“这哪里是惊喜,分明是惊吓。在我印象里,红莲不是走这个路子的呀。”突然间他停了手中的笔,目光紧紧盯着台上,“她演灰姑娘的话…那就是还有个王子?”

子房笑着点头。

“是谁?”韩非拧了眉,“白家那个臭小子?”

子房摇头。

“那是谁???”

他守了自己妹妹十几年,是哪个不长眼的小子在他眼皮子底下敢和他妹妹演情侣。韩非对红莲一向泼辣的性格很有信心,觉得一般是不会有小子不长眼敢去招惹。

 “韩非,你太在意了,只是演个戏而已,认真你就输了。”紫女笑道。

子房也是一脸笑意盎然,“继续看下去就知道了。”

韩非就耐下性子看下去,看到灰姑娘午夜变身,看到灰姑娘起身去王宫,看到幕布拉开,一个修长身影站在舞台中央,男生穿着校服,五官清冷而精致,站在那里就是任何人眼里的第一眼,周遭伴舞的人皆成背景。

卫庄。

他眯起眼仔细打量台上男生一遍,这张脸倒长得不错。然后他就眼睁睁看着她妹妹故作娇羞的出场,对了几句台词后,那个看着长得不错的男生!就把自己的手搭在了红莲的腰间!两个人紧挨着跳起华尔兹来。

男女授受不亲!授受不亲啊妹妹!老古板的哥在心里呐喊哀嚎。

场上轻轻柔柔的放着华尔兹的音乐,台上二人踮起脚尖,舞步翩翩,灯光柔和得照射在两个人的身上,显得尤其登对,台下观众看着也是躁动不已,欢呼连连。

今晚他们的舞步跳得格外认真,男生一手搂着她的腰,一边踩着点子拉着她悠悠转一个圈,或者在她耳畔说几句台词,眼神一直注视着她,红莲有点承受不住,略微低下头心想,卫庄同学不愧学霸,一点都不怯场,入戏又快又到位。

她又想,她哥现在台下该是什么反应,她都能想象到韩非惊讶到吞了一个鸡蛋的表情,她从开场到现在身上一直有一道灼热的目光粘着她,她觉得该是她哥的。正胡思乱想间,卫庄贴着她的耳边快速说了句,

“认真点。”

那句话几乎是贴在她的脸颊上说的,近得不能再近,仿佛是情之所至,王子落在辛德瑞拉脸上轻柔的吻。

台下观众又是一阵热烈欢呼,韩非的脸更臭了些。

此时恰好是舞剧最后一个高差,卫庄将红莲往左边一荡,女生随着旋律迅速向外旋转,再借着他的力道稳稳拉回来,完成一个回旋到怀里的结束动作。

午夜十二点的钟声敲响了第一下。

“当——”

红莲推开身前的王子,匆匆落下一句,“我要走了。”

他伸手想要拉住她,发现她已迅速转身离去,指尖留下的只是一抹空气。

“公主,等等我。”

钟声敲到了第六下。

红莲提着手中并不存在的裙子慢跑,王子在后面锲而不舍的追着,正要跑到后台时,她这脚下临时借来的高跟鞋不知怎么回事突然往里一滑,她一个重心不稳,就要倒下来。

钟声敲到第九下。

红莲紧闭着眼,想着今晚是完了,明天全校新闻会不会就是她上台摔了个狗吃屎的丑事。

然后就台下的观众尤其是坐着第一排离得最近的韩非看得清清楚楚,就在红莲快要倒下的那一刻,男生瞬间而至,伸手紧紧拉住了她,以势不可挡的姿态旋回自己的怀里。

因为冲撞的太猛,她的唇恰好磕上他的嘴角。

午夜最后一道钟声落下。

如同置身在童话王国,精致华丽的城堡里,眼花缭乱的舞会之中,王子在最后一刻拉回了辛德瑞拉的手,又顺理成章的低头,吻上她一见钟情的唇。

台下掌声如雷。

韩非目瞪口呆。

 

Chapter.20

 

红莲在唇瓣磕上卫庄嘴角的那一瞬间,猛然睁大了眼眸,那双杏眼里映出了男生同样惊异的神色。男生的手还牢牢地箍在她的腰间,此时她正极近的贴在他的怀里,铺天盖地全是他的气息,淡淡衣间薄荷清香的味道,清冽又好闻。

等下!现在这个状况,她居然还有心思分辨他衣服里的味道?台下已经沸腾,后台的弄玉正挥着手让她赶紧下场,红莲竭力平静下自己同样沸腾的内心,猛然推开卫庄,后退了两步,朝后台跑去,还不忘落下一只水晶鞋。

卫庄缓缓平静下来,嘴角似乎还残留着少女温软的余温。他弯下腰,将那只落在地上的水晶鞋捡起来,吩咐侍从搜遍整个王国,一定要找到这双鞋子的主人。

侍从遵命。

这一幕戏终于落幕。

坐在第一排的学生会会长已经气得七窍几乎冒烟,要不是子房和紫女合力一人一边拽着他的手,他怕是早就冲上台去砸场子了。

“韩非,冷静!来,喝口水压压惊。”子房差点一时拉不动这个人,他端来一瓶水放在他面前,和气的劝道。

韩非暴躁:“你们要我怎么冷静!我养了十几年的小白菜在我面前亲眼被猪拱了,我现在只想冲上去揍那个不知好歹的臭小子!!”

紫女看着这个一改往日温和冷静的暴躁男生,心想还真是个宠妹狂魔,她只能顺着毛往下摸,道:“你再忍忍,起码让他们把这台戏演好。而且我看着刚才台上的情形,应该是突发状况,红莲的脚差点崴了,要不是卫庄及时拉她,这会儿估计已经四仰八叉的倒在台上了。”

“你这个意思是我还要感谢那个臭小子?”韩非现在只想揍卫庄,但他也不是没眼睛的人,他自然知道是红莲差点摔了那小子才拉了一把,但有必要拉的那么凑巧吗?凑巧到她妹妹的嘴刚好撞到他的嘴上?越想越气,韩非一甩笔,“这个节目必须淘汰。”

他不允许那小子再靠近他妹妹。

子房无奈的笑了笑:“这个节目的反响这么好,观众是不会同意的。再说投票决定的不止你一个人啊。”

“我不管!”

 

红莲强撑着镇定,演完最后几幕。期间台下那道炙热的目光越来越烫,像是要把她射穿一般。她心虚的不敢往下面看一眼,怕看到韩非杀人的目光,只能硬着头皮走完所有过场。而与她对戏的卫庄,她更是不敢看,脸颊上一片红晕,在舞台灯光下,显得艳丽逼人。

鞠躬下台后,红莲抓着书包就要跑,班级一帮人围住了她,满脸看好戏的表情。

“莲妹儿,你和卫庄加了吻戏这件事儿是什么时候决定的?”

“哇那个舞台效果简直了,当场我感觉台下都要炸了,我感觉我们班这次一定能进!”

“红莲啊可以啊红莲,亲的很唯美啊!”

一帮人七嘴八舌的,红莲怒了,奋力地推开他们,“你们都给我闭嘴,让开!姑奶奶要回家了。”她拨开人群,却见好死不死,卫庄正在前头一眼不眨地盯着她,红莲感觉脸瞬间烧了起来,她撇开目光,就要掠过他,男生清清淡淡嗓音落在她耳里,

“刚刚,是失误。”

红莲只想装死,“……嗯,我知道。”

“这是你的…”清冷的调子停顿了一下,又带点不确定的问,“…初吻?”

红莲觉得脸要炸了,“不,不用你管!!!”她抬脚就要跑,再呆下去她一秒都受不了,男生却拉住她的袖子,声音落得很近,又很轻,

“不好意思。”

红莲刚想说真的没关系,没别的事她真的要跑了,一会儿她哥来堵她就凉凉了。下一刻又致命地听见男生淡淡道:

“不过我也可以负责。”

红莲血都在往脸上冲,她觉得卫庄一定是疯了,刚想甩手,她低头瞅见一双熟悉的鞋,一身熟悉的衣服,再往上,是一张熟悉的脸,只是那张脸上此刻正泛滥着滔天的怒火。

“哥,我……”

韩非此刻脸色臭得很,他径直走过来,冷冷扫了一眼卫庄,强行按着内心想要揍他一拳的冲动道:

“放开我妹的衣服。“

       

Chapter.21

 

     瞬间,后台场面僵持。

就见一向彬彬有礼的韩非学长此刻阴沉着张脸,眼底像喷火似的看向卫庄,让他的爪子放开红莲的衣服。

围观群众想:大概是先前台上那幕吻戏刺激了他,也是,任谁看到自己亲妹妹当场被人亲了不火才怪。连他们在后台都震惊了一把。不过卫庄这小子还敢当着他的面抓红莲,胆子也忒肥。

卫庄淡淡瞧了韩非一眼,敛了眸,放开红莲的衣服。

韩非再瞪他一眼,拉着红莲就走。子房和紫女闻声赶了过来,疏散人员,报下个节目出场,子房还顺便安抚了一下卫庄,说韩非一遇到红莲的事就沉不住气,让他不要往心里去。

男生只淡淡应了一声,默默瞧着他们离去的背影,低头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红莲被韩非一路拉走,塞进车里,两人没有讲一句话,场面尴尬的很。过了好半天,她才支支吾吾的开口:“哥……”

韩非偏过头不看她。

红莲一点点靠过去,挨着他,软着声说:“哥,你别生气了,之前在台上是突发状况。我和卫庄之间什么都没有的,你别多想了嘛。”

韩非闷声道:“那小子肯定对你有意思。“

女生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没有没有,他那种冰棍怎么可能对我有意思。我和他之间没有可能的呀。”她讨好地摇着兄长的手臂,“哥哥我知道错了嘛,我下次肯定不这样了!“

韩非转过来拍她脑袋,“你还想在我眼前有下次?”

“不敢不敢。“她将脸讨好的笑成了一朵花的模样。

韩非心里这下心口的恶气才出了大半,他摸摸她的脑袋,叹了口气,心想:哎。果然是女大不中留啊。“

晚上回到家吃过饭以后。

回房间拿出手机红莲就受到了一大波朋友们短信的狂轰滥炸。

弄玉:你和卫庄什么时候加的这一出,怎么没跟我们说?

雪女:哇哇哇,红莲,你老实交代,你和那卫庄是不是假戏真做了?

盗跖:你小子不够道义啊,什么时候交了男朋友不跟你跖爷汇报一声?

而白凤直接一次性发了五张不重样的她和卫庄在台上那一幕的吻照。

以及“Zhuang”最后发来的一句:我不是故意。

红莲只敢瞅了一眼,就把手机扔在一旁,统统都没有回复。她躺在床上又要命的想起卫庄下台前拉着她袖子的那句:

不过我也可以负责。

简直要命了。

红莲想想觉得自己是个大度的人,不过就是个吻而已,就当是为灰姑娘勇于献身好了。不过她还是翻来覆去折腾了一夜,第二天眼睛下面顶着两个超大黑眼圈早自习站岗。

她抱着本子眼皮子耷拉在那里,明显是没有睡够。迷糊之间,耳畔突然响到一道清冷的音色,“记名字。”

心神猛地一震。

抬头,好死不死,正是卫庄。她觉得最近自己站岗总能抓到这小子迟到,她都要怀疑他是不是故意的了。

男生精致冷淡的眉目在清晨阳光照耀下显得柔和一些,她一看到他脸就扑腾红起来,将本子递给他,看他飞快地写完后。她还后退了两步,意思是让他快点进去。

卫庄瞧了她一眼,轻声道:“昨晚我发的,你看到了吗?”

她一怔,没想到他还会当面问她,支支吾吾道:“看了…”

“为什么不回?“

“啊?”红莲抬起了红彤彤的脸颊,装作有底气道:“我有时候看到信息想回就回,不想就不回。”

他低头,“这样。”步子朝学校内踏去,终于要走了,红莲松了口气。却见他走到校门口复而道:“我昨天,说的话不是玩笑。”

男生长身玉立,挺拔得像一棵树站在那里朝她回头,阳光得耀眼。

说完,他这次才终于走掉了。

红莲迷迷糊糊的站在大门口,迷迷糊糊的想了想,他昨天说了什么听起来像玩笑的话?

….

不过我也可以对你负责。

可以对你负责…

对你负责…
    负责…

 


评论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