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颗樱桃

庄莲高中校园《你是我的倾城时光》(25)(26)(27)

简介:

这是一个高冷学霸步步为营,慢慢攻陷呆萌学渣的故事。

开始他是眼睛放在头顶目空一切的高冷卫学霸。

到后来面无表情的死皮赖脸对学渣道:我英语差,以后你帮我补英语,我帮你补数学。

韩学渣受宠若惊的点头。

过了一段时间画风是这样的——

学校近来谣言四起,韩学渣决定明哲保身,与学霸保持距离。

卫学霸直接将她壁咚在墙角,音色低沉又带点压迫:

“看来你是嫌我补习的不够好?"


Chapter.25

  节目圆满结束。一帮人伴着绚烂的灯光鞠躬下台,去后台换了衣服后,小跖提议搞个庆功宴,大家晚上一起去喝酒。

   红莲犹豫了下,小跖不允许她犹豫,直接将她一把拽走。

   于是一帮人浩浩荡荡的朝小跖钟爱的川菜馆出发,红莲途中不忘给她哥发个短信,说今晚要搞庆功宴晚点回去。

   韩非秒回:在外一定注意安全,远离男生。

   红莲笑着回了好。

   一帮人来到川菜馆落座。

   白凤一落座就吐槽,“你怎么每次都喜欢来这种没有档次的地方?”

   盗跖挥手找服务员要菜单,顺便丢给他一个白眼,“你懂什么,这种地方才热闹。”他点了一大半的菜后,询问大家: “今晚我们喝酒没有意见吧?”

   女生犹豫,男生点头。

   小跖道:“那就先来两箱酒吧。”

   红莲一怔,“…这么多我们喝得完?”

   白凤一甩手,“到时候他喝不下就给他灌下去,管他的呢!”

   卫庄淡淡坐在最边缘,没有插话,显得非常安静。红莲忍不住多看了他两眼,问:“你能喝酒吗?”

   他抬头看她一眼,点头道:“能喝。”

   白凤笑:“那今晚看来不醉不归啦哈哈哈哈,来,我们先把王子灌倒再灌公主!”

   红莲朝天白眼。

   这家馆子上菜的速度很快,大家忙活了一天都饿了,夹菜的速度都很快,期间插着不少骚话,听着人忍俊不禁。小高坐在阿雪的身边不停的给她夹菜,还不时叮嘱吃得慢些,两人再相视一笑。大家看得都有些扎眼,白凤也不闲着,坐在弄玉身边,不时帮她拿拿纸巾,布布菜什么的,红莲感觉周围散发着狗粮的气息。她偷偷瞄一眼卫庄,见男生只坐在那里,偶尔低头吃菜,虽然安静,整个人却充满存在感。

   “为我们今晚演出圆满成功干杯!”

   上酒之后,大家一同碰杯,红莲皱着眉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啧,这啤酒真难喝。

   吃了不少后,大家开始谈今晚的晚会。雪女靠着小高,笑着道:“我觉得我们肯定是整个晚会上最出彩的节目啦,红莲和卫庄真的好有cp感!”

   弄玉点头,“是啊,他们一出场下面就炸了。观众恨不得这两个原地结婚一样。”

   红莲:“……”

她眼神如刀杀过去,拜托,卫庄还在这里好不好,怎么还就原地结婚了?!

 她想起之前的乌龙,脸上就一阵烫。而不远男生默默喝着杯里的酒,淡淡看着她。

 酒过三巡后,素来爱玩的盗跖看着剩下一箱半的酒,心里溜溜打了算盘,他道:“现在大家都吃饱喝足了,那一起来玩游戏吧。我作裁判,剩下你们各自分成两组来摇色子,玩369喝酒怎么样?”

 红莲不服,“为什么你是裁判??”

 小跖轻飘飘的回,“你们都一对一对的,就跖爷我单身,怎么还就不能当裁判了?”

 红莲,“…哪有!!”

 小跖:“闭嘴吧姑奶奶,坐到卫庄身边去吧你。都演过夫妻的人,还害羞个什么劲。”

   红莲不动,最后还是弄玉主动和卫庄换了个位置,游戏开始。

   369是个很简单粗暴的游戏,先放一个装酒的大水壶,然后依次往里面倒酒,3是倒一半,7是倒满,6是喝一半,9是全部喝完。

   首先是白凤弄玉那组先开始,弄玉拿起骰蛊摇晃了两下,一开,数字是1和2,加起来是3,小跖道:“加一半。”于是开了瓶啤酒到了一半进去,再到下一个是雪女小高那组,阿雪一晃,就是一个7,酒壶瞬间加满。

   前两队有惊无险的通过,到了红莲,小跖吹了声口哨,“你们小心噢,千万不要摇到9哈哈哈哈。”

   红莲紧张的看了眼卫庄,说:“不然你摇好了,我有点儿害怕。”

   卫庄道:“你尽管摇,输了我喝。”

   瞬间,又是一片起哄声。

   红莲拿起骰蛊猛地摇晃了两下,一开,是个3,“哈哈哈哈哈,不是我们,下一个~”

   她松下一口气,笑着看向卫庄,却见男生也正一动不动的盯着她看,顿时心跳如雷。

   骰子摇到白凤那里,这回是凤哥儿摇晃,下来就是一个9。众人纷纷大笑,“啊哈哈哈哈哈白凤你也有今天,喝!全部喝完!”

   白凤在弄玉面前也算个硬气的,咕嘟咕嘟地捧起酒壶将酒尽数喝了下去,看得弄玉一脸紧张,红莲拍手,“好样的!”

   不过她很快就笑不出来了,到了第三轮后,望着满满一壶酒,她在众目睽睽之下,甩出了一个9来。白凤小跖爆笑,雪女弄玉报以同情地目光。

   红莲认命,径直拿过那一壶酒,仰头就要喝下去。

   拿到一半就被人截胡,卫庄反取那水壶,认真地盯着她,道:“我说了输了我喝。”不等她发话,他使力直接拿过,然后仰头,一饮而下。

   她望着男生高挺地鼻梁,侧脸精致而清冷。仰着脖子喉结微动,锁骨分明。

   红莲几乎看花了眼。

 

  Chapter.26

     酒过三巡。

     桌上摆着一片空空荡荡的酒瓶,其中一大半都进了白凤的肚子。红莲那组只摇到9一次,其余基本都是弄玉摇到,然后凤哥儿喝。雪女小高只是偶尔小酌一杯,基本在看他们笑话。

     盗跖晃着骰子笑,“凤哥儿,还记得回家的路不?”

   白凤此时酒意正上头,却强撑着男人最后一点尊严,“别吵,我连你家的路都还记得。”

   “噢?”小跖一挑眉梢,“既然你这么清醒,不然我们再玩一轮游戏怎么样?”

   弄玉制止,担心的望向白凤,“别再喝了吧,我看他……”

   白凤满不在乎的一挥手,“管他的呢,我还能喝,放马过来!”

   “好,凤哥儿威武!”小跖笑得张狂,“那我们这回就玩个新的,真心话大冒险怎么样?真心话全部人加起来只有五次噢,其余只能大冒险。”

   雪女拍手,“好啊好啊,这个听起来有意思。反正我有小高什么也不怕。”

   小高默认点头。

   红莲:“我怎么…觉得心里有点慌…”她将目光往身边瞅了瞅,见男生仍是一脸淡定得表情,心想,还是学霸镇定。

   她还是挺怕自己运气不好,什么陈年烂芝麻那点事都给掏出来日后给小跖白凤嘲笑。

   最后少数服从多数,真心大冒险。

   由于没有转盘,几个人只能一二三,石头剪子布,分出胜负。

   第一轮,小跖输。

   阿雪摸着下巴眼珠贼溜溜的转,装模做样的咳嗽两声:“小跖同学,请问几岁才停止打地图?”

   小跖:“……”

   白凤一阵爆笑。

   旋即,小跖扫视一遍四周不安好心的各种看好戏眼神,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脑袋,心下一横道:“七岁。”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顿时白凤拍桌,弄玉抿嘴,阿雪笑倒在小高怀里,红莲不住拍腿,拍着拍着笑到一半…才发现她拍的是卫庄的腿。她一怔,讪讪地收回手,“…不好意思…”

   男生带点笑意地摇了摇头,红莲一瞬间在那双眼里看到了纵容的味道,快得像是错觉。

   好不容易止住笑意,大家继续下场。这一回输的是阿雪,小跖刚好报仇,他勾起阴森森的笑,不怀好意的问,“和小高上一次接吻是什么时候?”

   阿雪:“……”

   女生脸皮薄,很快脸就一点点烧起来,“我……”她试着回想起来,将求助的眼神转向高渐离。谁知下一秒,高渐离顷刻间就吻了过去,准确无误的亲在她嫣红的唇上。

   然后抬头,淡淡结论,“就是现在。”

   众人:“……”

   猝不及防吃了一波狗粮,弄玉捂眼,红莲捂脸,卫庄只当看不见,眼神只一心一意的偶尔往身边扫。盗跖吹了声口哨,“这波漂亮啊。”他认真道,“不过我有个诚挚的建议,下一次聚会你们这对情侣不用来了,辣眼。”

   周围纷纷点头。

   游戏很快接了下去。弄玉白凤小高接连中枪,什么最丢人的事啊暗恋过几个女孩子啊有没有谈过恋爱啊这些私人问题毫不避讳的问出来。凤哥儿很坚强,只说自己十几年只喜欢一个女孩,眼神还定定向着弄玉看,红莲转过头,觉得又是一对隐形虐狗。

   她到底为了什么在这里吃狗粮啊!

   游戏发展的越来越好玩,白凤和小跖最倒霉,输了好几把,用完了真心话的机会,只剩下大冒险。两人有幸的在众人的要求下,不情不愿的抱着跳了一段华尔兹。

   那场景,相当的辣眼睛。

   红莲笑着最为张狂,不过很快,她就笑不出来了,因为她是石头,其余人都是布。

   “说吧,真心话还是大冒险?”

  “真心话…”

  “没机会了,次数用完了,你只能大冒险咯。”小跖抱着双臂笑得可开心,“之前都看我们笑话,这回也该你出丑出丑了。”

  白凤看起来像是醉了,他随手一指,“不然你亲下卫庄?”

  红莲:“……”

  众人:“……”

  红莲:“白凤你醉了,不想死就别闹。”

  阿雪打圆场:“不用亲不用亲,你去抱下他就好了。”

  红莲将头艰难的移过去,艰难的开口:“卫庄同学,这么无理的要求我想你是不会同意的,简直侵犯了你的人格,所以你抗议一下?”

  卫庄此时眼睛像是有星辰闪烁,不同于往日的清冷,亮晶晶的像是星光弥漫。红莲突然萌生了一个可怕的想法:他…他不会已经喝醉了吧…

  那她不是趁人之危?

  胡思乱想着,男生已经站起来,伸开了双手,道:

  “来。”

  卫庄同学,是真的醉了!

 

Chapter.27

   盗跖响亮吹一声口哨。

   大家兴致瞬间提到了最高,乐滋滋的盯着中间这两个人看,嘴里起哄个没完。

   红莲目瞪口呆看着向她张开手臂的男生,略微犹豫地想了一下,没有走过去。却见卫庄伸着手,微微挑了眉梢,从鼻子里“嗯?”了一声。

   他好像此刻眼里只有她,容不下其他任何,见女孩子犹豫地久了,他便再走近一点,手仍然没有放下,双目犹自盯着她,仿佛能看出什么花来。

   红莲顶着旁边的以及头顶炙热地目光,她闭上眼,视死如归地抱上去,头刚好靠在他的胸口,清冽薄荷与酒香融合在一起,醺得她似乎也头晕起来。红莲心道:反正是他先醉了,我占点便宜也没关系。再说我俩又不是没抱过。

   想定后,她反倒坦然下来,抱了两三秒后,淡定的坐回原位,瞧着一众人一副好戏没看够的神色,好整以暇道:“可以了吧?”

   盗跖给她比大拇指,“迅猛!实在迅猛!”

   红莲转头对坐下来的男生耳语道:“先说好是你醉咯,明天可不要说我占你便宜。”

   卫庄即便是有了醉意,坐的时候还是八方不动,气定神闲,让人看不出与平常有什么不同。只是那双平日里清冷的眼眸深了些许,更复明亮。

   他偏头嘴硬:“我没醉。”手伸出来又摸摸女生的头顶,像在顺毛一般,“而且我的便宜,你想占就占,没什么大不了的。”

   红莲:“……”

   众人:“……”

   红莲僵硬道:“卫庄同学,你肯定真的醉了。”

   “我没有。”

   “你有。”

   “我没有。”

   “诶!停!”小跖看不下去起声打断,他瞧了眼此刻表面看着很正常,却内里实在很不正常的卫庄,觉得在这样下去今晚没完没了了。他看了下手表,打圆场道:“时候不早,大家可以撤了呐,我看菜馆子都快关门了。“      

   众人齐心点头同意,纷纷叫自家司机前来接送,卫庄临走前望着女生的眼神亮得如同天上的星辰,他缓缓起身,那姿态再自然不过,如果不是他之前说了那么反常的话,是不会有人认为他醉了。

   他朝红莲招手,道一声,“明天见。“

   

   然后到了第二日,教室角落窗口那位子空空如也。

   上早课的时候红莲还以为卫庄又是照例迟到,不料等了两节课过去,那位子上还是没有人影。她频频脑袋朝门边望去,后面的小跖看了,调侃道:“你干嘛,头抽筋?”

   红莲一脚往后蹬,小跖早在千锤百炼下灵敏一闪,“略略略,你踢不到我~”他继续嘴欠道“是不是卫庄没来心神不宁,课都不想上啦,你再这样我要举报你上课开小差思春的。”

   红莲怒,“你才思春,你全家思春!”

   “别恼羞成怒嘛。”小跖笑嘻嘻,眼睛贼溜溜一转,“昨晚那一抱过后,有没有动心啊莲妹。我一把年纪看着都要动心了!”

   “你不想死的话就把嘴巴闭上。”红莲咬牙切齿在嘴里挤出一句。

   许是这句话颇有威慑力,成功镇住了嘴欠的小跖。红莲思绪却纷飞起来,想起昨晚醉酒后不同寻常的男生,那双灿如星辰的眼眸,那句想怎么占便宜就怎么占,还有那个薄荷清香与酒气缭绕的怀抱。

   她记得近的可以听清他的心跳声,一下一下,沉稳有力。

   班主任老李在讲台上唾沫横飞,“同学们,晚会已经过去了,心思都该收收好放在学习上。我们再过两个星期就要月考了,大家好好加把劲啊!”

   下课铃此时敲响,红莲一个激灵,月考居然快到了,她那不能见光的物理化又要重出江湖,想起就头疼。盗跖白凤在身后抱头哀嚎,红莲不知怎的,又将头扭到后头窗边位置,脑海中不禁浮现出以往男生趴在桌上睡得不省人事的模样,月考这种小考应该难不倒卫学霸的吧?

   她牵起唇角笑了一下,笑到一半,又捂住上扬的唇瓣——她这是怎么了?

   不会像小跖一样说的思春了?!

   胡思乱想间,有人一拍她的课桌,道:“红莲,门外有人找你。”

   她抬头,啊一声,见门口走廊外站一个身材修长的男生,远看眉清目秀的样子,一时没反应过来,盗跖在后面挤眉弄眼,“呀,桃花来了?”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