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颗樱桃

庄莲高中校园《你是我的倾城时光》(36)(37)(38)

简介:

这是一个高冷学霸步步为营,慢慢攻陷呆萌学渣的故事。

开始他是眼睛放在头顶目空一切的高冷卫学霸。

到后来面无表情的死皮赖脸对学渣道:我英语差,以后你帮我补英语,我帮你补数学。

韩学渣受宠若惊的点头。

过了一段时间画风是这样的——

学校近来谣言四起,韩学渣决定明哲保身,与学霸保持距离。

卫学霸直接将她壁咚在墙角,音色低沉又带点压迫:

“看来你是嫌我补习的不够好?"

Chapter.36

红莲一噎,幸好没有喝水,否则一定要喷出来。她哭笑不得:“妈,你想什么呢,我怎么就和男朋友聊天了?”

韩母捧着杯子啜了口茶:“看你刚才这表情,活像电视剧里热恋的小姑娘。“

她哥在旁边笑花一张脸,丝毫没有想为她解围的想法。

红莲只好从头到尾解释了一番她和卫庄的关系,韩母才点头,道:“原来是学霸啊,那你平时是要跟人家多学学。”

韩父亦道:“正好你理科成绩不理想,让人家多辅导辅导你也行。”

韩非凉凉搭腔:“只要哪天不要把自己辅导进去就好啦。”

红莲恶狠狠瞪了他一眼,幸好他爸他妈一向开明,没继续往乱七八糟的方面想,让她松了口气。于是一家人今晚愉快敲定明天飞到z城玩个两天,红莲回家收拾了成套衣服,丢掉作业,两天之内竭尽所能在朋友圈秀了一番靓丽旅途。

明媚的阳光下,背后是一片湛蓝的大海,带着个草帽的少女穿着清凉的吊带裙在沙滩上比了一个爱心的手势,笑容明艳,十分漂亮。

配图文字:美好假期。

不到一个小时,底下点赞和评论数量直线上升,大多是羡慕嫉妒恨。

小跖:哇,你居然闪现到Z城去了,记得给我带点特产回来!

白凤:呵呵,做作。

弄玉:这张拍得真漂亮,女神。

雪女:衣服好美!!求同款!!

晚上卫庄在书桌上刷完题后,才划拉到这条朋友圈,细细放大照片端详了片刻,男生笑意微起,看来某人最近玩得很开心啊。

他很快就发了条微信过去:后天出成绩了。

红莲刚好在回朋友圈的消息,看到后,一怔,这么快。

  • 那我后天要等死了。后面加了个可怕的动画表情。
  • 一起。
  • 假期过得好快,没玩够就要回去了,难过。

男生唇角微勾。

-  后天见。

红莲一笑。

  • 后天见。卫学霸。

红莲趁死之前用仅剩一天的假期和全家在Z城的郊外疯玩了半天,一路强迫他哥在后头追着拍了无数张照片,这两天天气恰逢正好,时值初夏,每张都是大片的效果。阳光下少女笑身姿窈窕,笑容明媚,如同一朵开得正好的鲜花,鲜艳欲滴。

不过差点要把韩学长的腰累断了,每每拍照,都要应红莲的要求低下身子好半天,各种角度,各种姿势全方面抓拍,韩非叫苦不迭,但又没法子,谁叫踏青这件事是他提出来的呢,简直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假期结束那晚红莲连夜坐班飞机飞了回去,到家后马上发了一堆假期美图,然后洗个澡上床睡觉。在她脸沾上枕头的那刻,她悠悠然想起了一张清冷淡漠的面庞,不知怎得,这两天出去玩她总会想起这张脸,这个人。

红莲翻了个身子,忽然觉得自己最近有点可怕,像是书上写得那样: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她翻身捂脸,心想难道最近她在发春?

翻来覆去,旅途疲乏,她想了会儿没想出个头绪,沉沉睡去。

第二天上学,红莲众望所归的迟到了。原因是她哥没叫她起床,她也忘调闹钟,奔着五十米冲刺的速度从校门冲到教室门口,她迟到了整整一早自习,第一节上课铃声在她踏进教室门口的那一刻正好响起。

卫庄原本撑着脑袋看着窗外,一听到响动,立刻抬起头,两天没见的女生此时快速从门口冲到了位上,步伐神速,一气呵成,脸上因为过度的奔跑红扑扑的,显得十分可爱。他撑着脑子看着,不由想起了他们第一天相遇的那个清晨,她气鼓鼓的堵住他让他记名字,那时阳光正好。

丝丝缕缕的温暖透过树梢的缝隙,照耀在他们身上,有人一眼之后就再也忘不掉。

红莲一冲到座位上,四面八方聚拢了过来,叽叽喳喳问她Z城哪里最好玩,玩得怎么样都去哪了哪里玩。她一个一个的还不知道先回答哪个,班主任就提了一摞卷子进门,重重咳嗽了一声,顿时教室鸦雀无声。

“诶—要出成绩了!看老李这个表情,我觉得我今天放学回家后两条腿可能没了。”小跖看了老李面无表情的进来,心下顿时发慌。

红莲心中也很紧张,虽然她自我感觉这次考得还不错,但是莫名就是很害怕,毕竟她已经在全家面前放了大话,要是再栽了跟头,不知道要被她哥嘲笑多久。全班气氛凝固,大气都不敢出。

老李啪一声把卷子拍到了桌上,面无表情清了清嗓子:“这两天假期大家玩都玩过了,心思该收的要收回了,现在月考成绩已经出来了我们班这次平均分。”他顿了下,大家心脏提到了嗓子眼,旋即才道:“依旧保持在全年级第一。”

“耶!”

“一班最棒!”

“就说嘛,老大就是老大。”

班上同学顿时松了口气,悬着的心放下不少。他们还以为老李沉着张脸,是因为这次考得很差呢。老李拍了拍桌子,“安静!这次我们班级有三名同学进入了全年级前十。分别是张子房,韩红莲,卫庄。来,我们掌声表扬一下这三位同学!”

掌声四起,小跖鬼叫道:“哇,红莲,全年级前十诶,这次考这么好!”

老李继续道:“我们尤其要表扬一下红莲同学,这一次不仅她的理科成绩取得了非常大的进步,还有她的英语接近满分!年级第五!当然,子房还是我们万年第一,卫庄同学这次数理化综合第一,不过文科不太理想,年级第八,英语还是要继续努力啊。”

班里同学响亮的哇哦一声,学霸不愧是学霸,上课天天睡觉成绩还考那么好,强行用理科成绩撑起一片天。

红莲被自己耀眼又闪亮的月考成绩吓到了,她是觉得自己考得不错,但没想到会考得这么好。年级第八诶,回家告诉爸妈,他爸妈估计都不太会信,毕竟韩同学从小数学就没怎么及格过。
   年级第一张子房回头笑道:“考得很不错啊这次,你哥肯定要开心死了。”
   红莲莫名有点心虚:“凑合凑合。”
   要不是这次卫庄给她好好恶补了一番基础知识,还连续给她扔了三科答案,她打死都不会考这么好。她回头快速看了眼角落的卫学霸,见卫学霸也正好看着她,眼睛里闪着笑意。
   小跖在后面道:“行啊红莲,光宗耀祖了。”
   红莲得意挑眉:“是啊就比您考得好一点罢了。”
   小跖:“……”
   何止是考得好一点的差距。
   老李按名次念了成绩后,班上有人叹气有人欢笑,不多时他拍拍桌子,调整秩序道:“好了,这次成绩下来大家大概也都清楚了,那我们就按照之前的规矩,按成绩来排座位吧。排名靠前的先选位子,来,都出去挨个站好,一个个选。”
   红莲差点忘了这出规矩,她转头扭向弄玉:“怎么办!”
   他们这四个人以前因为成绩一律中下,所以每次排位子都能挨到一起,日久天长的就成了后排屹立不倒的四大金刚。如今红莲鲤鱼跳龙门,一跃成为年级第八,不免有些害怕。
小跖打包票:“别怕,你先选着,我们三个到时候一定挨着你坐,不会让你和那些书呆子呆在一块的,放心哥们够讲义气!”
    红莲这才放心随众流一起出了教室门,还不忘拉着弄玉的手,卫庄单插着口袋倚在教室走廊,目光淡淡,不时扫过面色有些紧张的女生,眼底迅速划过一丝笑意。老李在里头报名次:“第一个,张子房。”
    子房悠悠迈着步子进去挑了和之前一样的座位,正中间第三排,然后坐下来。
    “第二个,韩红莲。”
    红莲进教室扫了一圈后,看着子房冲自己招招手,便在他后面的位子坐了下来,“嘿,老前桌。”
    她坐得还是老位子,子房的后桌,心里祈祷着四大金刚不要被拆散。老李正在报下一个名:“第三个,卫庄。”红莲抬头,挑起眉梢,目光顿时放在门口那个男生的身上,她倒是有点好奇卫学霸会选在哪里坐。然后就见,那人的步子一点点朝她这个方向移了过来,有越来越近的趋势,最后拉开她身旁的凳子,安然坐下,一向冷淡的脸庞勾起微微的幅度:
   “新同桌,请多关照。”
   红莲:“……”
   门外小跖白凤弄玉:“……”
   说好的四大金刚永不分家呢!
   被狗吃了吗!
   弄玉在门口看呆了眼,白凤冷哼一声,小跖走廊锤墙。
   四大金刚,今日,正式,分崩离析。
   始作俑者,卫庄。

 

Chapter.37

最后的位置奇妙的变成了红莲卫庄同桌,弄玉白凤后桌,小跖子房前桌。白凤和小跖原有一分之差,小跖先一个选,本来抬脚就要坐到弄玉边上,白凤破空飞来一记眼刀,其威慑力惊人。小跖感觉不妙后收回脚,转了个弯,然后悠悠然坐在了子房旁边。

红莲捂着嘴笑:“小跖你感觉到凤哥儿的杀气了?”

小跖回头:“我是闻到你和卫庄同学的奸情了。”

红莲习惯性的就要一脚过去,小跖却已今非昔比,敏捷一闪道:“姑奶奶,在卫学霸面前你好歹注意点形象。毕竟….”留个话音,贼兮兮笑了两声。

红莲:“…!!!”

卫庄在旁毫无反应,转过头侧脸精致而沉静,他从坐下后说了那句话后就没再开口,红莲以为他是听了调侃后不开心了,凑过去一点道:“诶,小跖都是胡说,你别往心里去啊。下课我就去揍他!”

男生听后,转过头,盯着她的眼,沉静道:“没有生气。”

“啊?”

“嗯。看书吧。”

“噢…”

和卫学霸坐了同桌后感觉很奇妙,言行上不能再那么肆无忌惮,毕竟她之前和弄玉坐惯了,两个女生之间上课无聊了还可以凑个脑袋偷偷说个私房话什么的,不过卫学霸坐在这里,她有时候连话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就看着男生偶尔睡一会儿觉,睡饱了再翻翻书看,然后再睡过去。红莲无聊的回过头打算看看后桌的情况,不料就看见白凤趴在桌上,弄玉在旁边给他拔头发。

红莲愣了几秒,“你们这……”

两人察觉到目光后马上迅速各归各位,神速得让红莲感觉方才看到的都是幻觉。弄玉红了张脸,白凤不好意思得抓抓头发。

红莲道:“我是不是打扰了什么?”

弄玉低头道:“你别误会,我只是帮白凤…拔两根头发。”

红莲点头:“噢,少年白头,我理解理解。”然后她将目光继续往两个人身上扫了扫,继而道:“可以啊你俩,这么快就…”

突然感觉一双手把她脑袋给扳了回去,然后落下两个冷淡的字:

“听课。”

后头有两声轻笑顿时响了起来,红莲克制住回头的冲动,转头望向男生:“我还没说完呢!”

卫庄双目平视前方,淡淡道:“有话下课再说。”

“那我不说话,传个纸条?”小心翼翼地商量。

“不行。”

红莲撅嘴,只好认命拿起笔,在学霸的督促下认真听课。心里还在怀念,以前上课睡到一觉不醒的卫学霸去哪里了呢?现下他坐她旁边,不会一天到晚都要盯着她听课吧,然后课后再辅导个课业什么的。想想就很可怕啊。

脑袋里鬼马行空正想着以后的各种可能性,一张纸条忽然从左边传了过来,放在她的桌上,红莲挑眉,拿起一看:

放学陪我看电影。

……

这个人不是说传纸条不行吗,怎么自己还写上了。而且纸条上的话根本不是反问句,就是明明白白的陈述句,让人想拒绝都不行。

男生清清淡淡的眼光投视了过来。

红莲在这道清淡又含一点莫名威胁的目光下,有点瑟缩点了点头。看就看嘛,反正他本来就欠她一场电影,这笔买卖至少没赔。

卫庄轻勾唇角,这才安心的趴了下来,枕在手臂上睡了过去。

红莲:“……”

经过一整个上午讲卷子的煎熬,终于熬到了中午,盗跖跳起来正要回头招手呼喝大家一起去食堂吃个饭,就见卫庄起身,极其自然的偏过头问红莲:

“中午吃什么?”

红莲自然的点头:“先去看看吧。”

然后两个人起身就要走,小跖挑眉:“嗯?你们两个单独去吃,那我们呢?”

红莲莫名其妙:“这段时间我和卫庄不是都一起吃饭的吗。”然后她扫了扫周遭几人投射过来略带鄙视的目光,突然悟出了点什么,摸了摸脑袋道:“那我们几个一起去吃啊,庆贺…乔迁之喜?”

白凤在后边像是冷笑一声:“我看不用了,从今天起,我宣布你正式退出我们四大金刚组合。理由:判教。”

红莲:“啊喂,我怎么就叛教了?你们之前不是还能容忍一下我的吗,怎么今天换了个位置就翻脸不认人了?”

白凤抱臂:“那你今天放学后和我们去唱歌。”

红莲犹豫了一会儿,看了一眼身边脸色淡然的男生,又看了看一群鄙视她的人,不好意思道:“那个…下午我要和卫庄同学去看电影。”

小跖甩头:“兄弟们!走!”他一手揽过子房的肩膀,道:“我宣布从今天起,子房就是我们四大金刚组合新成员。韩红莲,卒!”

然后这厮带头走人,弄玉白凤子房紧跟其上。

红莲刚要喊些什么,一直沉默的卫庄终于开了口:“走吧。吃饭。”红莲没听错的话,总觉得这人怎么话里还带点笑意,她最近心头有股感觉真是越来越奇怪了,从卫庄答应做王子的那天起,到后来主动要辅导她学习,和她发展到现在的形影不离,搞得她如今众叛亲离。红莲心头终于有了一个隐隐约约的猜测。

她盯着男生冷淡精致的脸,盯了好一会儿,没说话。卫庄拿手在她面前晃了晃,眉梢扬起,“嗯?”

红莲这才回过神来,连忙摇了摇头:“没什么没什么。”

“那你脸红什么?”

红莲捂脸,欲盖弥彰的摇头:“我哪有!走了吃饭吃饭去,我饿死了!”然后推着卫庄就要去吃饭,男生眼底划过一丝笑意,随着她一起去了。

红莲中午和卫庄一起吃饭的时候感觉到了后面一桌的杀气。

她吃着吃着感觉不太对劲,回头一看,就看见小跖那一帮人恶狼似的盯着他们看,红莲一个眼刀甩回去:“看什么看,没见过美女吃饭?”

小跖做呕吐状,白凤翻白眼,弄玉子房纷纷摇头。

卫庄指节轻叩桌面:“吃饭。”

红莲又回过头来,低头扒饭,扒着扒着又不对劲,她干嘛这么听卫庄的话。她抬头,眼神忽然灼灼盯着男生看:“卫学霸,问你个事儿。”

“说。”

红莲清了清嗓子,“你有没有喜欢的女生啊?”

 

Chapter.38

卫学霸手里的筷子有一瞬间的停滞,很快他夹了口菜,嚼了两下缓缓咽下喉咙,才抬起头似是而非的拉长调子:“喜欢的女生…”

红莲眨巴眨巴眼睛一脸八卦:“有没有有没有?”

“有。”

男生双目直视,眸光淡淡,说完后依旧平静低头吃饭,眼里没有一丝波澜。红莲咬着筷子愣了愣,没想到他这么快就大方承认了,不过看他一脸坦然的态度,她又隐隐把心里之前那个想法重新塞回角落,不过那他到底喜欢谁,如果对她没意思的话,那为什么这段时间和她形影不离,难道只是单纯的想要辅导她这个学渣的成绩?红莲想不明白又要再问时,卫庄却扣了扣桌,再道:

“吃饭。”

红莲闷闷低下头,扒饭。心思却已绕了七八百个弯,手里拿着筷子戳戳戳,计较着卫庄到底喜欢哪个女生,他居然也会有喜欢的女孩子,那又是什么女孩,值得他去喜欢。一顿饭在这个问题后吃得气氛压抑,红莲却全然不知,犹自散发着闷气。

男生眼里笑而不语。

连着下午两节体育课红莲显得也没什么好气色,一直撑着脑袋有下没下得听师太讲英语题,卫庄在她身边安静得枕着手臂睡觉,脑袋刚好趴在她这一边,露出半边极为精致的侧脸,鼻梁高挺,薄唇微抿。红莲偏头凝视着他的脸颊,竟然也不想叫醒他,换作她之前看到卫庄在英语课上睡觉肯定是要叫醒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她莫名觉得心情很沉闷,很沉闷,因为中午问出口的那个问题。

她觉得他的答案一点也不好。

但具体不好她也说不上来在哪里,只是一直在想,如果不是自己的话,又是什么样的女生。目光长久地停留在他的脸上,正要收回时,男生却悠悠睁开了眼,恰好对上红莲的眼神。

红莲像被抓包了似的感觉把脸别了过去。

卫庄头偏过去,语气好像带一点笑意:“你在看什么?”

“你管我看什么!”不知道为什么一开口说话就这么冲,她自己都克制不住。

男生不以为然她的语气,继续道:“那就是在看我。”

红莲把头转过去:“你少自恋了!”

“噢,我自恋。”他点点头,“我只是这个人直觉一向很准。”

红莲不理他了,倔强的偏过头撑过了这一节课,虽然她自己也不明白到底在气些什么。放学前最后一节是体育课,小跖和白凤抱着篮球就冲出教室了,红莲收拾好东西,拉着弄玉出了教室门,没和卫庄打招呼,一路上气氛压抑。

“怎么啦你们,上午不是还开开心心的坐同桌吗,怎么到下午就一副老死不相往来的样子了?”弄玉给她拉着走了半天,终于忍不住问道。

红莲闷闷的开口:“我现在放学电影都不想跟他看了…”

“你们吵架了?出什么事了?”弄玉惊奇。

红莲转过头,盯着弄玉的眼睛,认认真真道:“我问卫庄他有没有喜欢的女孩子,他竟然说有!”

弄玉:“……”脸上顿时生出三分惊讶七分无奈的表情:“这…这你就生气了?他喜欢的不是你吗”

红莲从鼻子里哼一声:“你是没看到他那个反应,说得可冷静了,一点都不像是喜欢我的样子,我觉得他肯定有喜欢别的女孩子,没准还不是我们学校的!

弄玉听得越来越懵:“等等下…你说卫庄他喜欢别的女孩子,但我们怎么觉得他一直喜欢的都是你啊,不然干嘛天天跟你腻在一起,他看着也不像玩弄感情的渣男啊。”

红莲气鼓鼓:“没准他就是觉得我好玩呢才跟我做朋友的,你是不知道喜欢和不喜欢的区别,我就是觉得他肯定不喜欢我。”

弄玉忽然一笑:“说了老半天原来是您老人家动心了啊,怪不得这么气呼呼的,非要纠结人家卫学霸到底喜欢哪个。呀,铁树开花了。”

红莲瞬间拧了弄玉腰间一把肉,“胡说什么!”

弄玉啊啊啊叫了两声,“你还恼羞成怒!韩红莲,你居然扭我,你就是喜欢上卫学霸了,不然你干嘛生气!”

“我没有!”

“你有!”

“我没有!”

两人在楼梯口咋咋呼呼半天,子房刚好下楼看到这一幕,挑眉道:“你俩吵什么呢?什么有没有的,我刚在教室那头都听得到。”

弄玉张口就道:“就是红莲她喜…”

‘欢‘还没出口红莲一把捂上弄玉的嘴,看到后头从教室里出来的男生,赶紧抓着她一溜烟的跑了,就只能听见弄玉‘唔唔唔’地被堵住嘴发不出声音。子房感到莫名其妙摇了摇头,复而看到从教室出来的卫庄,笑着打了声招呼。

卫庄淡淡点头,目光却一直追随着某个仓皇而逃的背影,划过一点若有所思的笑意。

体育课。

因为老蒋的凶残在全校颇负盛名,迟到一分钟跑十圈,以此类推,班上几乎没有人会迟到,到齐之后全班组成两队跑了两圈,然后依次排开做热身运动,红莲站在第一排的中间,由于天气逐渐热起来,她随手脱了校服外套,里面一件粉色短袖衬得她一张脸更加明艳动人,她懒洋洋跟着前面的体育委员做热身运动,心思却早就飞到了别处。

在做侧身运动的时候,她忍不住目光瞟向了最后一排。

明媚阳光下,卫庄身穿黑色短袖,俯身而下露出脖子下一段精致的锁骨,男生面容冷淡,似乎感觉到了注视,目光准确转了过来,那双浅灰色的眸色深深,仿佛里头还藏着一点朝阳。红莲这次没有再躲避眼神,反而直直盯着他看,他也不躲,两人就隔着两排的人四目相对。

阳光温温柔柔的落了下来。

最后还是老蒋吹了声口哨,喊了句:“下节课要考一千和八百米了啊,你们都给我私下练起来,到时候不及格别找我哭。”

红莲才从这场莫名的对视里挣扎出来,她皱紧脸颊:“我没听错吧?八百米!”

老蒋笑着拍了拍她的肩,肯定道:“没有听错,就是下节课跑八百。”

红莲:“……”天知道她最讨厌跑八百,从小到大都是垂死挣扎在最后的及格线上,每次跑到最后喘得跟条死狗似的咋呼,这种窒息般喘不过气的感觉她真的是一点都不想再体会。

小跖和白凤从后头穿过来,指尖里溜溜得转着球,小跖幸灾乐祸:“真好啊莲妹,下节课又可以看你垂死挣扎在这片翠绿的塑胶跑道上了。”

红莲:“下次你求姑奶奶给你送水,姑奶奶都不会送!”

小跖悠悠转了个球:“没事,现在我已经有子房了。你啊,不算什么。”说完,还拿出根手指头在她眼前晃了晃。

红莲挑眉,正要一脚蹬去,白凤刚好勾上小跖的肩膀:“走了,打球去。下次跑步弄玉给我送水,子房给你送水。让某人渴着好。噢对,她可以让卫学霸给她送。”

小跖装作恍然大悟的点头,然后两人快速勾肩搭背地跑了了。

红莲站在原地只能极力克制想要手撕二人的冲动,她气不过和弄玉去小卖部买了瓶水,回来就看到篮球场外环绕了一群女生,小跖白凤和班上地一群男生在篮球场上打起了篮球,其中竟然还有卫庄,她倒是很久没看见他打篮球了。有好些女生一眼扫来都不是本班的,目光都直直盯着场内那名黑衣少年,卫庄打球杀气很重,扣球极准,不像小跖玩得一手花里胡哨,一招绝杀就是绝杀。

这也是班里男生很少和他的打球的原因——毕竟球场上最亮眼的风头都是他的。

眨眼之间,卫庄起身一跃在白凤手里夺了球,稳稳在篮筐就是一个三分。

全场花痴叫了一片。

红莲眯着眼站在不远处看,看到这个三分终于笑了起来,手里拿着两瓶水正要走过去,却见篮球场边一个白衣女生起立,手里拿着瓶饮料朝卫庄含笑走了过去,马尾高扬,面容姣好,好像是隔壁班一女的,最近就经常来他们班窗口晃悠晃来去。

那女生满脸娇羞地走了过去,篮球场周围响彻一片起哄声。

红莲手上拎着两瓶水,站在原地,冷冷看了过去,见那女生走到卫庄身前,微微一笑,就要把水递上,而黑衣男生却视而不见般越过她,眼神像是有所预料对上不远红莲的目光,然后不紧不慢朝她走了过来。

俊目冷眉,冷淡而自矜。

“水。”他走到她身前,低声道。

红莲才仰起头,展开一个绚烂的幅度:“呐,给你。”

奇妙的和解。

 

-------------------------------------

终于搬运完了好累,接下来可以谈恋爱了嘛


评论(13)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