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颗樱桃

庄莲高中校园《你是我的倾城时光》(22)(23)(24)

简介:

这是一个高冷学霸步步为营,慢慢攻陷呆萌学渣的故事。

开始他是眼睛放在头顶目空一切的高冷卫学霸。

到后来面无表情的死皮赖脸对学渣道:我英语差,以后你帮我补英语,我帮你补数学。

韩学渣受宠若惊的点头。

过了一段时间画风是这样的——

学校近来谣言四起,韩学渣决定明哲保身,与学霸保持距离。

卫学霸直接将她壁咚在墙角,音色低沉又带点压迫:

“看来你是嫌我补习的不够好?"

chapter.22

 

   红莲迷迷糊糊回了教室。

   便见班级众人一脸八卦的盯着自己看,眼神在她和卫庄瞄了又瞄,她走到座位上,霸气地一甩书包,道:“再看姑奶奶,我就把你们眼珠子挖下来!”

   许是她一张充满杀气地脸震慑到了不少人,大多探究的目光迅速收回了回去。

   角落那里的那人同时也气定神闲的看着她,眉目清冷,眸色里面的景色却又与最初不同。

   红莲坐在下来,想也不用想,这帮人一定是私下里帮她和卫庄yy了一个假戏真做缠绵悱恻的爱情故事,加上她哥昨晚还差点在后台发了通火,想必灰姑娘的各种版本已经传遍了校园的各个八卦角落了。

   而绯闻中心的另一位,胜在性子清冷,平日不喜与人来往,所以没人敢问到他头上去。红莲觉得自己最近几天要凶一点,越凶越好,好把那些八卦的人给吓回去。

   小跖看不懂眼色,在后面喜滋滋地幸灾乐祸,问东问西,红莲抬起椅子腿狠狠碾了他一脚,杀鸡给猴看,也不管他在身后嗷嗷直叫,反正就是要用行动封住所有人的嘴,再问者死。

   班主任老李上完一上午的课以后,宣布了昨晚的演出结果,兴高采烈的告诉大家《灰姑娘》在投票榜排名第一,成功上选了。大家听了后一阵欢呼,红莲头顶发麻的感觉一大片目光又朝自己疯狂扫射了过来。

   她硬着头皮继续低头翻书。

   却听老李继续在讲台上讲:“这次我们要感谢卫庄同学和红莲同学以压倒性的胜利盖过了隔壁班的票数,大家掌声鼓励!“

   一片掌声如雷。

   “学校通知下来,演出在三天后举行,并要求服装和道具准备齐全,所以服装道具费用我们就从班费里扣了。弄玉,具体事情就给你,老师三天后就坐台下看你们好好演咯,加油同学们!”

   大家响亮的应好。

   弄玉扭头问红莲,“今天下课我给你量量三围吧,我让我家那边的服装厂尽快作出一条晚会的公主裙,保证你艳惊四座!”

   红莲有气无力的点头,“你看着办吧,只要鞋码不要再偏大就好了。”

   她昨天可被脚上那双鞋给害苦了,不然也不会跌到卫庄怀里,还……

   打住打住,不能再继续往下想了。

   每天中午的排练还是照常继续,大概是上过台的缘故,大家都已经熟练的脱稿演绎了,就连白凤这样的背词渣渣,差不多也都顺了下来,当然是在在台词一删再删的情况下。不过大家没有再看到彩排台上那幕惊艳的吻戏,卫庄红莲私下演的都很中规中矩,大家就暗暗猜想,或许他们要把惊喜再留到正式演出那天吧哈哈哈哈哈哈。

   红莲硬着头皮和卫庄对戏,偏偏男生每次总拿一种看似很深情的目光和她对演,搞得女生面上一片红霞,学霸入戏总是快,她怯怯的想。

   不过每次一看到卫庄的脸,她就无法避免的想起那个意外的吻。

   以及那句我会对你负责。

   于是除了排练的时间,红莲又拿身体不舒服的借口推脱了连续三天的课后补习。

   卫庄听到后,只是淡淡扫了她一眼,像是要把她全身上下看穿一样,见到红莲的脸快速红了起来,他低头仿佛是笑意微抿,旋即便同意了。

   ——她好像很害羞啊。

   卫庄在心里想。那他总要给她一点时间的。

   三天很快就过去了,眨眼间就到了正式演出的那天。

   韩非在三天里紫女和子房的轮番劝慰下,终于是消下一大半的气,才点头,说作为学生会会长一定会顺从民意,不会徇私枉法。他终究还是疼自家妹妹的,短短几天就吩咐人给红莲定制了一双合脚的水晶鞋,演出前晚把鞋子递给她的时候,还千叮咛万嘱咐的让她别再让卫庄那臭小子占了便宜。

   红莲笑成一朵花,说哥哥你还是很疼我的嘛。

   韩非作势去拧她的小鼻子。

   兄妹笑闹成一团,先前那点不愉快瞬间烟消云散。

   演出的大中午,红莲就被弄玉送去化妆室化妆,在里面鼓捣了好久,女生就看着镜子里原本素面朝天的自己经过几小时的装扮后,变成了一个艳光四射的美人来。

   红莲底子生的好,加上金牌化妆师的技术,一双美目盼兮,眉梢细长,微微一笑起来便是霞光四生。头顶挽了一个中世纪公主的发髻,斜带一个小小皇冠镶着碎钻,闪闪发亮。

   一旁刚化好妆的阿雪感叹,“红莲你这身真好看。”她仰头看向高渐离,道:“早知道我也要演灰姑娘了,这造型真美啊。”

  小高宠溺地摸摸她的脑袋,嘴里吐出二字,“不许。”

  “哼,你真霸道。”

  红莲就听二人在旁边打情骂俏,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小跖早就化了好妆,在一旁翘着腿悠哉游哉,“红莲这长得哪像个灰姑娘,一看就是妖精好不好,而且是专门吸王子魂的那种。”

   红莲拿起旁边什么东西就砸过去,“你以为我是西游经里的白骨精?专门吃唐僧肉?”

   小跖笑着躲开,“没错,我说的就是这个意思哈哈哈哈哈。”

   弄玉走过来弄紧她发髻旁的王冠,“小跖这么一说我也有点觉得,红莲长得太明艳了,不像是个从小被欺负的姑娘。”

   白凤接嘴:“这句话的意思就是,韩红莲长得像个凶八婆。”

   “白凤!”她起身就要去揍他,没想到裙摆太长一时被凳脚绊住脱不开身,少女低着头去扯椅子下的裙摆,边上人就见炫白灯光下,女生露一段细腻洁白的脖颈,颈边系一条鸽子蛋大的蓝色项链,再往下一身精致繁复的中世纪长裙,裙边坠有精致的绣纹,层层叠叠的铺沿而上,整个人闪闪发光,光芒万丈。

红莲却还无知觉这一刻的惊艳,她扯出裙摆后,转身就要朝白凤扑去。

一转过身,她霎时停住了动作。

就见门口男生刚刚迈步进来,往下而看是两条笔直修长的腿,一身黑色燕尾服,精致而服帖。再往上是清冷眉眼,高挺鼻梁,以及那双一进门就盯着她一动不动的眼。

只有卫庄知道,自己此刻眼里蕴藏多少惊艳。

 

Chapter.23

 

  一人站在门口,另一人转身朝门口看去,两人一动不动的望着彼此。

  眼神劈里啪啦绽出一朵火花。

  小跖拳头抵在唇边轻咳一声,“你俩没必要一看到彼此就入戏好吧,当众就眉目传情的,让吃瓜群众情何以堪。”

  白凤上下扫了两人一眼,言简意赅:“假戏真做?”

  红莲这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瞪了他俩一眼,“你想多了!”她提了裙摆,回过神往凳子上一坐,装模作样的掏出剧本来看。

  卫庄收回目光,淡淡找了个位子坐下。

  白凤笑笑,“恼羞成怒了啊?”他转头问小跖,“跖啊,你有没有闻到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狗粮的味道。”

  小跖立马打配合,装作深吸闻了一口,连连点头,“是啊,从卫庄同学一进门的那一瞬间我就闻到了。还比较呛鼻。”

  红莲作势就要拿个什么东西扔过去。

  雪女笑盈盈的救场,“要说狗粮那肯定是我发放的啊,你们这群电灯泡只能眼红。是不是,阿离?”她仰头问高渐离。

  小高纵容的笑笑 ,点头。

  众人撇头,又明目张胆的吃了波狗粮,于是纷纷低头刷手机。

  沉默许久后,弄玉看了时间发话,“晚会七点开始,我们是第三个上场,还有半个小时。大家不然去后台准备一下吧,对对词什么的,今晚争取有个完美的结局。”

  众人点头,起身理了理各自的东西,前往后台。

  离晚会开始还有半个小时。

  弄玉提着红莲的裙摆在后台等待,一路上行人纷纷注目,许是被今晚的莲妹美得移不开眼。红莲低头作娇羞状,白凤讽刺她虚伪,小跖帮腔,这不,娇羞版红莲立刻下线,取代版母夜叉。

  红莲不想理会他们,找了个偏僻的角落隐着了。本来心里还有点紧张,被两小子插科打诨的,散去了不少。她默默坐在那里,脑海从头到尾过一遍灰姑娘的台词,一抬头,见一身黑衣的卫庄怔正遥遥朝自己这个方向走来。

  她赶紧低头。过了一会儿,感觉没什么动静才抬一点起来,却见男生已面不改色的坐到了她的身边来。

  红莲移过去一点,道:“有事?”

  卫庄点头。

 “什么事?”不会又要来问她需不需要负责???

男生眼神盯在她的侧脸上,顿一顿开口问,“今天的鞋子没问题了?”

红莲被他盯得有点心虚,他可能是怕自己一会儿又出差错,特意过来提醒她的。于是她绽开一个笑容道:“今天的鞋很合脚,我觉得是不会再摔了,你放心。”

“噢。”他若有所思的点头,“吻戏也不用了?”

话音刚落,就见女生本来白里透红的一张脸瞬间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得蔓延开来,红莲磕磕绊绊的回,“不…不用了!…那…本来就是意外!”

幸好她没有喝水,不然一定要被呛死。她要是再在她哥眼皮子底下和别的男生亲,估计今晚怕是家都不用再回来了。

卫庄看到女生一脸红扑扑的模样,眼里闪过一丝笑意。在光线偏暗的角落里,她低头时,长睫微闪,琼鼻小巧,可爱与明艳结合在那张精致的脸上,说不出的动人。

让他忍不住看了再看。

他道:“我开玩笑。”

红莲心中一万头野兽咆哮而过,卫庄这么平日看着这么正经的一个人,也会像小跖他们那群无聊鬼一样过来开玩笑???她哀叹的想,学霸果然被带坏了带坏了。

简直世风日下。

卫庄勾起一点笑容来。

他其实还想说,他问的内容还蛮认真的。

  

Chapter.24

 

   韩非今日坐的还是第一排。

   为防止发生什么意外,紫女和子房特意坐在了他两侧,活像两尊左右护法似的。节目开场前,子房特意叮嘱了一番,“韩非,无论看到什么,要冷静。”

   学生会会长转着笔,眼睛一眨不眨盯着台上,点头。

   “我有分寸,不会当场砸场的。”

   紫女:“……”

   半个小时后,晚会准时开场,台下坐满了黑压压的观众,高一一班还特意做了灰姑娘的灯光牌,跟演唱会似的举在那里。红莲在后台偷偷瞄了一眼,差点一口气没上来,那闪闪发光的牌子竟然亮着卫庄红莲四个字,后面还印了一个大爱心,生怕别人看不到似的。

   拜托,应援有这样应援的吗?

   红莲捂脸。

   主持人盈盈上前开场,四个人冠冕堂皇的说了一大段废话,第一个节目是开场舞。他们一帮人紧张的窝在后台没心思看,该弄服装的弄服装,看看还有什么地方落下的。小跖笑着给大家打气,“大伙一会儿上台别怂啊,等我们演完搞庆功宴去,今晚不醉不归!”

   众人响亮地应好。

   弄玉在给红莲搞发型,有点担心地问,“今天不会出状况了吧?”

   红莲瞟了一眼不远的卫庄,心虚的应道,“不会了,一定圆满…完成!”

   灰姑娘这个节目由于在彩排靠着吻戏一战成名,一二个节目下场后,主持人贺词说完,幕布缓缓拉上,台下已经是一片欢呼沸腾声。

   红莲捏着裙摆,深吸了一口气,和小跖走了上去。

   灯光,音乐,道具,一切准备就绪。

   幕布缓缓拉开。

   第一幕开始。

   “在很久很久以前,一个古老的国度里有一片茂密的森林,里面坐落着一栋华丽的别墅,住着幸福的一家人。男主人是英俊的公爵大人,女主人是温柔美丽公爵夫人,他们结婚后生下了一个漂亮温柔的女儿,取名叫辛德瑞拉。一家人本来一直幸福的生活在了一起,辛德瑞拉也在爸爸妈妈的眼里越长越大,变得越来越漂亮。可灾难降临在了他们的头上,公爵夫人得了一场怪病,不幸去世了,别墅里只剩下了辛德瑞拉和他的父亲。不过他的父亲一如既往的宠爱她。”

   旁白声温柔的念完后,剧情有序的进行下去。

   红莲站在灯光下的那一刻,所有紧张感瞬间消失,她完美将自己融入了进去,不管台下如何喧哗,她只安心说着自己的台词,别的什么都不想,就如同真的成了辛德瑞拉一样。

   观众仿佛也被代入了辛德瑞拉的世界里。

   一幕幕看着那个原本幸福快乐的女孩在失去母亲后,被后母与姐姐欺凌。穿着灰暗衣服,终日窝在角落里,偶尔才见到一点光明。

   他们情不自禁的为她感到难过。

   而后柳暗花明又一村,辛德瑞拉在午夜遇见了仙女教母,华丽变身。那摇身一转,红莲换服上台以后,台下皆是眼前一亮,只见那女孩一袭华丽繁复的湛蓝礼服,露出莹白的双肩,巨大的裙摆摇摇晃晃,坠有精致的绣纹。行走之前,隐隐露出一只晶莹剔透的水晶鞋,再往上看那张脸,在灯光的照耀下,明艳无双。

   这一张脸,又将会是谁的青春。

   韩非坐在台下,看着这样闪亮的红莲骄傲又长脸,又担忧想着,看来今后烂桃花少不了,他怕自己收拾不过来。此为一叹。

   午夜时分,辛德瑞拉一身华服,前往王宫与王子共舞。

   卫庄身着一身黑色燕尾礼服,也是迷了台下大片女生的眼睛,尖叫声不断。他盈盈向公主伸出手,作一个极为绅士的请。

“美丽的公主,能邀请你跳这第一支舞曲吗?”

“好。”

红莲将手搭在他手上,两人共舞。

因为合作了许多次,随着音乐的韵律他们跳得极为熟练,他搂过她的腰便是一个旋转,裙摆悠悠的转,红莲一颦一笑间,脸上都是明媚。

他眸光深了些许。 

午夜钟声敲响,这回鞋子合脚,红莲跑得很是利索,顺带不小心落下一只水晶鞋。

王子站在原地,默默捡起那只遗落的鞋,吩咐士兵搜遍全国也要找到适合这双鞋子的姑娘。

剧情有条不紊的进行下去。

几天过后,士兵搜到了辛德瑞拉的家里,继母将辛德瑞拉锁在了楼上,两位姐姐试过鞋子后发现都不合脚,士兵欲待走时,王子却听楼上响起一阵清越悠扬的歌声。

不顾继母百般阻挠,他终于再次见到了她。

他拿着鞋子走过去,再蹲下来,亲自为她套上脚上的水晶鞋,鞋码合得正好。

“我终于找到你了。”

卫庄精致清冷的脸此刻离红莲离得极近,仿佛要亲吻一般。

“我的公主殿下。”

他最终低头,在她手边落下轻轻一吻。

红莲笑起来,盈盈起身,便落在了他的怀里。此刻心中响起扑通扑通的心跳声,他们就在台下几百人的目光中,拥抱了起来。

“王子终于找了灰姑娘,他将她带回王宫,不日就举行了婚礼,并向全国人民宣布她是他唯一珍爱的王后。从此以后,他们幸福的生活在了一起,直到老去死去。”

旁白声温温柔柔的响起结尾。

剧终,落幕。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