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颗樱桃

庄莲校园《你是我的倾城时光》(32)(33)(34)(35)

简介:

这是一个高冷学霸步步为营,慢慢攻陷呆萌学渣的故事。

开始他是眼睛放在头顶目空一切的高冷卫学霸。

到后来面无表情的死皮赖脸对学渣道:我英语差,以后你帮我补英语,我帮你补数学。

韩学渣受宠若惊的点头。

过了一段时间画风是这样的——

学校近来谣言四起,韩学渣决定明哲保身,与学霸保持距离。

卫学霸直接将她壁咚在墙角,音色低沉又带点压迫:

“看来你是嫌我补习的不够好?"

Chapter.32

红莲是在劫难逃。

月考前的这段日子每天她除了早晚上下学的空隙,其余空余时间全和卫庄绑在了一块,他和她一起听课,一起吃饭,放学一起补习,补习完才各回各家。卫学霸美名其曰:时间就像海绵里的水,挤一挤总是有的。所以他把她时间挤了又挤,然后顺理成章全部和自己挤到了一块。

   这天放学前一节英语课,红莲听得十分认真,时不时找子房要点笔记看看,她还要偶尔回个头瞧瞧卫庄是不是又在后面偷偷睡觉,最近她已经恶狠狠警告过他,可以在任何课上睡觉,就是不能在英语课上睡,否则要他好看!

   然后他就在窗边手撑着脑袋有一下没一下晃着,不知道到底听进去了多少。今早她去办公室交英语作业本的时候,师太还特意问了她一句:“这段时间卫庄同学的英语怎么样了,是不是比以前好点?”

   师太平日里虽对卫庄疾言厉色,但是她打心里还是很看好这个苗子的,毕竟物理化三科几乎接近满分的学霸,落在谁那里不喜欢,所以她对卫庄的期望还是很高的。

   红莲抱着书本的手一顿,想起最近这段日子的补习,斟酌说:“应该会比以前好一些吧,他现在词汇量变大了,做卷子的时候也不会一错错一堆了。”

   师太目光殷切的注视她,道:“你这段时间记得好好盯着他点儿,别再给我不及格了。不然我拿你是问!”

   红莲:“……是!”

哎哟她是糟了哪门子孽!然后她愤愤回去就把这段对话原封不动的转还给了卫庄,岂料男生听后,只是随便勾了勾唇角,说了句:

   “那看来你现在的小命握在我手上了?”

   红莲被他话里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恶劣态度气到,丢了本书砸他。脑子里正分神,背后忽然被人拿笔戳了戳,她往后一蹬,头也不回道:“干嘛?”

   “放学后去不去看新出的电影?“小跖兴冲冲地声音从后面传来。

   红莲干脆利落的拒绝,“不去!”

   “我看你最近天天跟卫庄那小子腻在一起,乐不思蜀的,现在连我们这群狐朋狗友都不要了?”

   “我那是学习!”

   小跖呵呵一笑,“得了吧,我就不信除了学习还没有别的奸情。“他又问一遍,“到底去不去?这可是你年前就一直想看的那部片子,爱情科幻片,年度大片!”

   他一说到这个,红莲就想起了这部她从开始就很期待的片子,没想到今天就上映了。她摸摸鼻子想,这一星期多她都跟着卫庄屁股后面天天复习,物理化学得头昏脑胀的,偶尔也要劳逸结合,给自己放松一下才对。她偷偷转头看了眼依旧撑着脑袋的卫庄,不禁改变了原先的想法,于是道:

   “那我去。”

   盗跖差点兴奋一拍桌子,“好咧,那我现在就买票,我们四个人一起去看。哈哈哈哈,太好了,我们四小团体又重聚江湖!”

   红莲:“……”说得她最近不在人世一样。

   继续听完台上师太讲完一张试卷后,放学下课铃才缓缓响起,师太布置完作业走出教室后,盗跖就应声而起,道:“走吧兄弟们!”他抓着书包就一副急不可耐的样子催促。

   红莲慢腾腾收拾着东西,眼神有些心虚地朝角落瞟了一眼,道:“我先和卫庄说一声。”

白凤嫌弃地摆摆手,“去去去。”

   下课后卫庄老样子坐在原地,等她过来复习。他撑着头看女生走近,不过今日的神色倒有些奇怪,像做了什么亏心事,大大的眼睛里闪烁不定。

   “你怎么了?”

   红莲不知为何心里突然尤其发虚起来,她低头道:“今天下午就不补习了…我要和小跖他们一起去看电影。”

   卫庄眉梢一挑,眸里闪过一丝冷意,“看什么电影?”

   “《爱你一万年》“

   男生指节扣着桌面,语气凉飕飕道:“长能耐了,数学题都会做了么?就想着去看电影。”他凉凉看着她,看得红莲的头越来越低,最后干脆利落的拒绝:

   “不许去。”

   “啊?”红莲抬头错愕,他,他连这都不许?

   卫庄坐在那儿,直直盯着她不容置疑道:“等考完试再去看。”眸子里的又冰凉化去一些,语气尽量柔和,“到时候我陪你一起。”见着女生低头被拒绝闷闷不乐的模样,他忍不住起身摸了摸她的脑袋,眉目微微敛了开来,

   “听话。”

 

Chapter.33

   最后电影还是没看成,红莲被小跖白凤弄玉犀利的眼神齐齐鄙视一番,还是一屁股认命坐在卫学霸的面前,乖乖垂下脑袋。

   卫庄软了眼眸里一向清冽的光看着眼前的少女,见她遇到不会的题目便抓耳挠腮的想,唇角微微弯起,拿笔敲一敲她的脑门,随后耐心给她讲解起来。

   红莲就咬着笔头认认真真的听,原本皱紧的眉头因为听懂后一点点舒展开来,然后灿烂的笑开,道:“哇,原来这道题是这样解的。你好厉害噢卫学霸。”

   一向冷傲的卫学霸从小到大听多了赞美,但是从没一句是要他现在这样辛苦忍住上扬的唇角,他淡淡道:“这都不难。”

“不难吗?”红莲仰着头,“可是我觉得都很难诶。”

“因为你笨。”

少女撅嘴,将头转向一边,“我不听!”她闷闷移过去一点做题目,待做了两三题后,发现又做不下去了,只好又抬起头,求助似的看向卫庄。

“嗯?”男生扬起眉梢。

“这个。”她一点卷子上最后几个大题,“不会。”

卫庄道:“现在承认了吗?”

红莲当然知道他指得是什么,但现下有求于人不好发难,只好咬牙道:“我,承,认。”

“大声点。”

“我承认我笨!”红莲气扑扑一张脸,恶狠狠道:“现在可以教我了吧!”要不是她爸这次拿她零花钱威胁她,说她要是这次数理化再不及格,零花钱就一律减半。然后韩非那头狐狸非但不帮她说话,还在一帮煽风点火,“对啊,妹妹你理科太差了,你这分简直是我当年的一半啊。”

然后她爸就更生气了,说这次再不及格,零花钱统统扣完。

红莲:“……”小红花心里苦得很。

卫庄瞧她那副气得红扑扑的模样,不由勾起唇角道:“我知道了。”然后不再逗弄她,认真仔细给她讲解起最后几道晦涩难懂的大题。

就这样时间一天天过得很快,两人互相补习,各自将对方的生活绑在了一块,两个星期很快就到了,月考前一天教务处将各班考场位置分了出来贴在每个班级的门口上。

盗跖第一个飞过去瞧,然后拍了张照迅速从一堆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挤出来,跑回座位上兴高采烈:“太好了!老天有眼,我这次和端木蓉一个考场哈哈哈哈哈!”

白凤白眼道:“说得好像考个试你们就能原地在一起似的。”

弄玉问:“那我们几个被分到哪几个班你看了吗?”

小跖挤眉弄眼道:“求我我就告诉你们。”

红莲不假思索拿一本书砸了过去,“废话少说,快告诉我们。”

盗跖这才掏出手机里的照片仔细看了看,道:“我和端木蓉同学在本班,白凤和弄玉在二班,至于红莲你…哈哈哈你跟卫庄一个班诶!而且这座位号还离得蛮近,简直有缘啊!”

红莲:“……我和卫庄在一个班?”这显然是个惊喜,她拿到照片后立马窜到教室角落那头,把这消息告诉了卫庄,兴奋得直笑:“卫庄卫庄,我位子刚好坐在你斜后方呢!”

他抬眼看她,道:“这么开心?”

红莲喜笑颜开,“这样就代表着我可以偷瞄你的数学题目啦!你记得到时候把字写得大些,然后把试卷摊开的大些,我会伸长脖子努力去看的!”

卫庄:“……”

红莲又一拍他的肩,眨巴了几下眼:“我这次就靠你啦!”然后一蹦一跳地回到座位上,显摆着自己已经找到了结实大腿抱,小跖白凤都很鄙视她,红莲抱着肩不以为然,觉得他们都是羡慕嫉妒恨,没有自己这样的天时地利人和。

但是考前的当晚她还是失眠了,抱着小熊玩偶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觉。

万一有好多题目不会做怎么办?

万一监考老师很严怎么办?

万一自己偷瞄不到怎么办?

她翻来覆去的想,最后还是掏出手机,眯着眼给卫庄发了条微信。

  • 我睡不着,怕明天考不好。

男生此时正靠在床边打游戏,见屏幕上方显示一条来自‘公主殿下’的短信,旋即退了出去,指尖飞快回道:

  • 有我在,不会考不好。

红莲看到这条自信又不容置疑的消息,不免笑了开来。

  • 我知道啦,卫学霸。

卫庄眉目温和地敛开来,回道:

  • 知道就好,晚安。
  • 晚安!

随后她收到一个月亮表情,这才关上手机,心满意足地放在一旁,心里觉得顿时安稳的多了。还是学霸靠谱,有他在,就什么都不用怕。红莲进入睡梦前,这么柔软的想到。

 

Chapter.34

考试周的清晨,阳光明媚。

红莲叼着块面包早早到了分班考的教室,她这次刚好和卫庄分在三班,白凤小跖刚勾肩搭背地过来问候她一番,小跖今天很兴奋,因为他终于可以名正言顺和端木蓉坐在一个教室考试,红莲毫不留情地嘲笑他,别考试光看端木蓉最后交空白卷上去了。

盗跖还认真想了想,说还真有这个可能。

红莲恨铁不成钢,一股气轰走他们,翻起了桌上复习资料,今天上午考的是语文,下午考数学,语文她还算蛮拿手的,所以没有太担心。正低头翻着书,一只手出现在她桌上。红莲抬头,便看见一张温文尔雅的脸。

顾筠。

“这么巧,你这次在我们班考试啊。”他站在她桌前,笑道。

伸手不打笑脸人,红莲顿了几秒点点头,说:“是啊,借你们班风水宝地一用。”

顾筠微微一笑,“你来这么早,肯定没吃什么东西吧,我给你带了早饭。”说着,便要放什么东西在她桌上,红莲连连摆手加摇头拒绝了他一番好意:“没事没事,我早饭吃过了,谢谢啊。”

这时另一只手突然直接在她桌上摆了瓶牛奶,骨节分明,紧接传来一道淡淡音色,

“给你喝的,补脑。”

卫庄不知何时面无表情的站在她的左边,在她桌上直接拍了瓶热腾腾的核桃牛奶,红莲下意识就要反驳,“我哪里要补脑!”

他伸手拍拍她脑袋,道:“因为你笨。喝吧,乖。”然后从她位子后绕过去,正面对上顾筠,冷冷道了声:“借过。”

教室两条道宽阔无比,他非要转个圈穿到人家面前,臭着张脸跟人家说借过。红莲摸不准卫庄大清早的脑回路,觉得他可能是哪里抽筋了,于是道:

“你俩能不能都走开点,挡着我光了,我还要复习呢!”

顾筠面色一凝,眸色微眯打量了番面前没好表情的男生,对着红莲点了点头,说了句好好考试,然后转身离去。红莲昂着脸转到卫庄那边,道:“现在你可以回自己位子上了吧,这位兄台?”

卫庄指一指她桌上还泛着热气的牛奶,言简意赅,“趁热喝。”然后坐到她斜前方考试去了,红莲舒一口气,复而低头看了几遍古诗词,监考老师就走进来了。

然后就是照例先在考前警告一番作弊的后果,最后挨个发试卷。红莲接到试卷后,将两张卷子上下扫视一遍,心里大约有了底数,幸好这次卷子不是很难,考的要点她都认真背过了,于是胸有成足,望了眼坐在斜前方的男生,抬笔写了起来。

时间流淌得很快,周围全是刷刷声,红莲几乎没有卡顿,写得很顺畅。她还特意带了块手表,时间掐算得很紧,刚好可以给她充分写作文的时间。她又瞄了一眼卫庄,见男生低着头,手里笔转得飞快,显然在想怎么写。

红莲低下头,抿唇一笑,开始下笔作文。

半个小时后,她落笔,从头到尾检查了一遍试卷,感觉这次她语文应该考得还不错。然后起身将卷子第一个交了上去,然后拍拍屁股走人。

鬼使神差地,她在出门那一刻又看了卫庄那位子一眼,却见男生刚好抬头,对上她目光,然后唇角无声张开,道:

“等我。”

红莲一怔,点头,出了门老老实实守在门口。因为有她先冲锋上阵,后面陆陆续续地交了不少卷子,同学们纷纷走了出来,或愁眉不展,或兴高采烈,彼此交换自己的答案。可能是在门口讨论声音太大,监考老师就出来轰人了。

“你们考好了的,就走开远点,不要妨碍里面的同学考试。”

“可是老师,我要等…”话音未落,男生在里头交了卷,从教室淡淡走了出来,他微微勾了勾唇角,道:“走。”

红莲一笑,话也不说了乖乖得和他走了,路过小跖弄玉考试教室时候,还特意往里头招了招手,他们在里面挤眉弄眼,红莲在监考老师没注意到前赶紧拉着卫庄先去食堂了。两个人各自打了饭菜对面坐下后。

红莲啃着筷子眉飞色舞道:“你这次感觉语文考得怎么样,我觉得我考的还不错,该背得都考上了哈哈哈哈。”

卫庄道:“还行。”

女生一想到下午数学考试,眉头就皱起来,“哎…我现在就很害怕下午…万一都不会就完了,也不知道监考老师严不严。”

卫庄夹了块排骨给她,淡淡道:“我不是坐你前面么,怕什么?”

红莲低头想了想,旋即笑开,“也对噢!”

事实证明,她真的不需要怕什么。下午她坐在位子上开始数学考试的时候,坐在她斜前方的卫学霸就把卷子大大的摊在了桌角,供她观看。这次的题目虽然不是很难,但对于红莲来说,还是比较卡顿的。

她做几个题目就往卫庄那里看个几眼,和他对上的就对上,不对上的就涂掉写他卷子上的答案。不过卫庄卷子大剌剌躺在那里,监考老师不由注意到了,沉声警告道:

“那个倒数第二排的男生把桌子卷子收好,不要给后面那个的人看。”

红莲眼睛一闭,心道完了,她就抄完了选择题和填空题,简答题还没抄呢,在台上监考老师的虎视眈眈下,她只好认命低头,自力更生。

不过这段时间的复习不是没有用的,前面的简答题她差不多都三三两两解了出来,只是到最后三道大题的时候,她咬着笔愣住了,这都是什么鬼东西?

红莲卡住之后,只得开始在草稿纸上百无聊赖的涂涂画画,心道这次虽然不能考高分,应该好歹能及格了,正在纸上画一只兔子,剩下一笔还没成型时,一个纸团忽然稳稳砸在她的桌上,力道很准,轻如无声,刚巧在监考老师低头的那一瞬飞过来。

红莲抬眼便看见斜前方卫庄的手刚刚落下,她会心一笑,卫学霸看来还是很靠谱的嘛,她连忙偷偷摸摸打开,果然是最后三大题的解题答案。

这时,卫庄拿了卷子起身交卷,红莲低头开心抄了起来,抄完以后飞速交卷,一打开门她就兴高采烈冲了出去,“哥们你可真是太靠谱啦!我觉得我这次数学考试不仅能及格了,小跖要嫉妒死我了哈哈哈哈哈哈。”

男生淡淡道:“抄我的题,也是要有利息的。”

红莲愣住,“什么利息?”

他微微勾起唇角,“考完试告诉你。”

红莲怔怔眨巴了几下眼,总感觉,自己好像又掉了什么套子里去,不过在男生的半是威胁的目光下,她还是乖乖点了点脑袋。

红莲心道,怕什么呢!反正总不可能是以身相许吧!

 

Chapter.35

月考接连进行了两天,红莲坐在卫庄斜后方,靠着男生处变不惊的能力以及过人的准头,每团纸条都有惊无险稳稳当当的落在桌边,成功避过两个监考老师,以及头顶的闪亮的监视器。

红莲一开始还紧张得很,生怕被发现,但每次考完都发现没事,心也就跟着淡定下来了。考完之后,众人欢呼,学校还特意宽心放了两天假休息,班里趁着休息说要晚上搞个聚会,韩非的电话此时却要命得响起来,催命得让红莲赶回去说有要事相商。

女生只好愤愤得挂掉电话,表示自己晚上这趟聚会去不了了,希望大家玩得开心。

话音刚落,在班级里一向沉默的卫学霸紧跟着道:“我也不去。”

众人:“……”

他们敏锐闻到了什么奸情的味道,却出于韩母夜叉的彪悍,只能互相大眼瞪小眼,遗憾表示:那只好下次有机会再聚咯。

白凤小跖弄玉身为这对奸情的见证人齐齐叹了口气,吾家有女,怒其不争。

红莲神经粗条没感觉到班上有什么怪异的气氛,只是赶紧背上书包,招呼一声:“那我先走啦。”他们便见冷冷淡淡的男生单挎了包,紧随其上,红莲还特意在门口等了一等,然后二人极其自然的相随身影离去。

小跖挑眉:“咦?他们什么时候真的在一起了吗?我怎么不知道。”

白凤抱臂:“我估计还没。”

“为什么?”

“因为小手还没拉上。”

小跖:“……”他现在越来越觉得,四小团体重聚之日遥遥无期,就凭卫庄这股天天跟着红莲这劲,他已经记不清韩同学已经有多少天没和他们一起放学回家了。

而且过分的是两个人竟然晚上聚会也不参加…等等!不会是有什么秘密幽会???

小跖马上手起刀落一个电话炸了过去:“韩红莲,你给我交代清楚你晚上是不是故意不去聚会然后要和卫庄幽会?”

红莲刚好和卫庄走到楼下,两人并肩正有一句每一句说着假期要做什么的时候,就听小跖电话炸过来,伴随着他一向洪亮的嗓门,扑面而来。

红莲举着电话呆了两下,一时没反应过来他说了什么鬼话,等反应过来,劈头盖脸的骂道:“盗跖你脑子里装的都是白开水吗?幽会,姑奶奶我幽什么会,我光明正大的!请不要把我和卫庄同学想的这么龌龊可以吗!”

小跖顿时把电话拿开两尺远,过了四五秒后才把电话拿进耳旁,颤颤巍巍道:“我错了,我不该怀疑你对组织的忠诚。”

“下次见面,请三跪九叩,不然就请回陌生人好吗?”红莲铿锵有力的说完后,立刻挂了电话,给那边的小跖留一串长长的话音。然后转头对听到全部过程的卫庄,不好意思笑了笑:

“他们不懂事,你别见怪啊哈哈哈。”

卫庄摇头,没什么表情:“就算真的要约也不是幽会,叫约会。“

红莲怔了怔:“…是哦哈哈哈哈。”

等等,为什么卫庄的关注点这么奇怪,不是应该生气别人乱加猜测他们的关系吗?不过可能学霸的思维一向奇特吧,她这样想着,走到了校门口,她哥今天派了家里司机特意来接她回家。

“那我先回家啦。”红莲冲他摆了摆手,就要上车。

卫庄上前两步,叫住她:“等等。”

“嗯?还有事吗?”

男生双手插兜,清清冷冷站在校门口,五官精致而疏冷,轻而易举的就吸引了周围一大帮路过女生的目光,他淡淡道:“明天有空么,给你补回那个上次没去看的电影。”

话虽然是疑问句,但由他这么浅浅淡淡的说出来反倒更像一个陈述句。

红莲笑着应了声好,钻进车门,向他挥手离去。

卫庄看那辆车渐行渐远后,唇角略弯,朝相反的地方回家。

红莲一下车进门便见韩非堵在她房间门口一脸不善,两手抱臂,目光凉凉。她顿时将浑身的状态提道一级戒备,走过去问:“怎么了哥?”

韩非口气严肃:“你给我进来。”拉开房门,两个人走进去,他哥面沉似水道:“韩红莲,给我老实交代,是不是和那个卫庄谈恋爱了。”

红莲:“……”什么鬼,今天这是第二个人用这种语气让她交代清楚她和卫庄的关系。她略觉头疼,没什么好气道:“不是哥,你整天瞎想什么呢,你是不是又看了学校里论坛上那些人乱写的风言风语来怀疑你亲妹。我和卫庄就只是朋友关系,真没别的!”

韩非不信:“今天你们考完试遇到你们班主任了,他跟我好好说了这个事儿,说上回在走廊看到你拉着他手了,还给我嘴硬!再不说实话看我怎么收拾你!”

红莲欲哭无泪:“真没有!我哪里和他牵手了,我上次就是扯了他的袖子,我们班主任看到就误会了,连解释都不听,还和你告状,简直了!”她越说越气,本来考完试就累,回家还要解释东解释西的,就要把韩非推出去,“你现在爱信不信,就算告诉爸妈我也不怕,反正我没谈恋爱,出去出去!”

究竟她和卫庄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怎么全天下都觉他俩谈恋爱了,而且她自己都还不知道。再说她觉得卫庄大概不喜欢她这种类型,就知道整天嫌弃她笨,好几道题讲了多遍都不懂。
    韩非看着红莲难得认真的表情,还夹杂着委屈,便知可能这件事是自己真的没有搞清楚,顿时整个人软下来,低声下气哄:“是哥哥没弄清楚事情,不分青红皂白就来质问你,哥哥和你认错好不好?”

红莲重重哼了一声,“我考完试累都累死了,还要被你叨叨。”

“我错了错了,晚上带你去好吃的怎么样?”

“我要去吃那家新开的牛排馆!”

“好好好。我的小公主!”

误会解开后,韩非带着全家去牛排馆搓了一顿,韩父韩母在饭桌上问红莲这次考的怎样,红莲想了想这两天的小纸团,然后非常自信的点了点头,“相信我吧爸妈,我觉得这次我考得非常好!”

他爸他妈他哥就纷纷低头,一点也不相信这话。

“哼!”

一家人就这样说着说着谈到这两天学校放假的事情,韩非提议这两天趁着休息好好出去找个地方踏踏青,红莲刚要说明天有约,韩父便当机立断下了结论:

“好,那我们这两天就去Z城。”

韩母点头。

韩非勾起一个得意笑容,拍了拍红莲的头,“妹妹,你不开心吗?”

红莲:“……”我开心你个头,总觉得她这位哥哥不怀好意。她低头给卫庄发了条信息。

  • 不好意思啊卫学霸,我们全家突然说明天要出去玩,所以…我明天就不能和你去看电影啦。

卫庄回信息总是很快。

  • 好。没事。下次补回来。

红莲抿了抿唇,回。

  • 又加利息的那种吗?
  • 可以考虑。

红莲瞬间笑开,正要再发个什么信息回过去的时候,他妈冷不防看着她表情开了口:

“笑这么开心,和男朋友聊天呢?”


评论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