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颗樱桃

庄莲高中校园《你是我的倾城时光》(16)(17)(18)

简介:

这是一个高冷学霸步步为营,慢慢攻陷呆萌学渣的故事。

开始他是眼睛放在头顶目空一切的高冷卫学霸。

到后来面无表情的死皮赖脸对学渣道:我英语差,以后你帮我补英语,我帮你补数学。

韩学渣受宠若惊的点头。

过了一段时间画风是这样的——

学校近来谣言四起,韩学渣决定明哲保身,与学霸保持距离。

卫学霸直接将她壁咚在墙角,音色低沉又带点压迫:

“看来你是嫌我补习的不够好?"

Chapter.16

 

   课前预备铃在此时响得很救命,红莲提到嗓子眼的一口气顿时松懈了下来,卫庄不着痕迹地放开手,礼貌性地后退了三步。同时那股萦绕在男生衣间淡淡的清香也随之而去。

   周围看戏的一群人同时叹了口气,都有一种好戏看到一半就停的感觉。嗯,不够过瘾。弄玉看出红莲的窘迫,道:“今天大家表现得都很不错,就先到这里去上课吧。明天还是十二点半继续集合形体房。”

   大家对于明天都兴致高昂,不约而同响亮得应了声好。

   红莲:“……”

   她看着卫庄先行离去的身影,不免要命的想起就在刚刚,他还贴得她那样近,跟她要命的说着台词。

   为什么她的厚脸皮一到卫庄面前就不管用了呢?

   这个问题她一纠结就是纠结一下午,中途给老沈砸粉笔头一次,被叫站起来一次,上台做数学题不会一次。最后还是老沈叫了打瞌睡的卫庄的上台把场子给救了,再顺手苦口婆心地数落了她一顿,大概就是些什么人家上课睡觉题目都做得比你好,怎么就不会笨鸟先飞之类之类的。

红莲思绪却落在刚才眉眼冷淡的男生身上,她看着他一脸面无表情的上台下台,周身散发着一股生人勿近的气场。为什么他就可以如此淡然,而现下沉不下心的却是她?

而卫庄落座之后,并未将头埋进臂弯里,反而将目光投射在了中间那名少女身上,他这个位子只能瞧见她的背影和一点侧脸,见她正埋头手在本子上刷刷刷地画些什么,像是有些气恼地样子。

可能是题目不会做的缘故吧,他可以教她。

卫庄不自觉地这样想着,他还没察觉到近日来他朝中间望的目光多了些。

好不容易熬到放学,红莲快速收拾了书包,然后快速地跑到卫庄桌前,说自己今天身体不舒服就不先补课了。然后在卫庄略微惊奇的目光下拉着小姐妹弄玉一溜烟儿的跑了。

男生望着女生几乎是落荒而逃的背影,以及那张带着点微红脸颊的面容,凝起一点眉。

白凤此时转着球走来,朝着他道:“来,卫庄,打球去!”

他顿了下,淡淡应了一声。

红莲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但她自从和卫庄近距离跳过舞以后,就有些无法直面卫庄。连弄玉都看出了她的不对劲,忍不住问:“你怎么了,从下午就开始怪怪的?因为卫庄?”

“没…哪有的事。你别操心了。”红莲反驳。

“那不然…这几天的排练舞就先别跳了?你俩对对词就好,先熟悉一下。”弄玉想了一会儿,感觉问题是出在这里。也是,突然让红莲和一个不熟悉的男生抱着跳舞,换谁都膈应。

“…嗯。”

就这样,《灰姑娘》每天的排练依旧照常,弄玉不要求他们演得多精湛多感人,只要他们能脱稿把词背下来,到时候让观众分清谁是谁就行,反正也就是图个乐子。

而且一轮到红莲卫庄戏份的时候,剧情就会飞速一般的前进,两个人毫无感情念着台词,加上弄玉说舞可以暂时不跳了,戏进展得飞快,没有一点暧昧的节奏在里面。这让八卦的众人看得实在很不过瘾。

不过他们也是长了双眼睛的人,能明显看出红莲…在避着卫庄。

只要卫庄出现的地方,红莲只要对戏结束,能快撤就撤。然后每天下午的放学补习,也被红莲同学身体不适的借口所摆脱。

饶是卫庄再怎么淡然,他明显察觉到了女生逃避的举动,虽然原因不得而知,但他见她每次一看到他就像看到什么凶猛野兽避之不及的神态,心里也是略微有些不高兴的。

所以在这天,红莲作为班级里的人值日生正想随便扫扫地就快撤了的时候,忽然感觉有一道阴影挡住了她,她猛然一抬头,就看见眼前赫然站着近日里最不想碰见的人,卫庄。

男生穿着校服,一脸冷冷淡淡的表情,一贯淡然的眸子里好像带了点恼意。

她听他在头顶上,冷冰冰飘下来一句:

“你最近在躲我?”

红莲一惊,扫把啪一声掉在了地上,马上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她其实也搞不懂自己最近怎么回事,一见到卫庄就容易想起他们上回抱着一起跳舞的场景,所以她得让自己静静,平息一下这些怪异的感觉。

女生扯开一个硬生生的笑容,“你在想什么呢,我干嘛吃饱了撑的躲你。”

卫庄瞧着她一脸强颜欢笑的表情,将心里头那股不悦压了压,道:“那好。等你扫完地,我们就开始补习。”

然后他就看着眼前的少女将脸像预期一样皱成了苦瓜脸的样子,神奇的心情又好了些,添了一句道,“这几天没背单词,语法我又忘了。”

红莲:“……”

她认命。

 

Chapter.17

 

红莲最终迫于男生一股奇怪的不容反驳的气场,不得已苦着脸让门口等待的弄玉先撤,翻了本英语书走过去认命的摊开书本开始讲题。

她今天想早点结束,语速就讲的有些快。

听了好一会儿,男生皱了皱眉,道:“你急着走吗。”

“没啊。”

“那讲慢点,我没听懂。”

红莲差点一口气没上来,她这里讲得口干舌燥,他那里说没听懂?卫庄顺手拿来一瓶矿泉水放在她手旁边,“没喝过的,你口渴了可以喝。”

红莲被堵得说不出话,只好再压一压心里的气,把语速放慢,一点点给他讲起来。

窗外又临夕阳。

“今天就这样吧,你把后面那个单词表背了,我改天抽查。”好不容易讲完一大堆语法,红莲拆开矿泉水,喝了几口,道。

男生带了一点疑惑的口气问:“改天?”

“对啊…我这几天身体不舒服。”红莲厚着脸皮撒谎,拿着书就要撤。

卫庄拦过她的去路,“感冒?咳嗽?发烧?”他拿眼冷冷的瞅着她的脸,“这些症状好像你一个都没有。”

“我……”

“你害怕和我跳舞。”

男生打量了她半天,根据这几天她的不同,得出一个陈述句的结论。

红莲抱着书,不甘示弱地对上他的打量,道:“我才不怕!”

“那这几天为什么一见我就躲?”

“我没有!”

他收拾桌上的书本,“嘴硬。”

“跳舞就跳舞!明天就跳!有什么好怕的!”韩红莲这人就是经不得激。

卫庄眼神从书本重新移回她的脸颊,好像带一点笑意,但还是那副冷冷清清的调子,

“这可是你说的。“

红莲:“没错!”

她背着书包,一扬头发,留下一个酷酷的潇洒的背影。

但是一走出教室门,她就觉得,自己,好像,被套路了。

 

隔天午后。

大家轮番将前面的戏份过了一遍后,轮到了辛德瑞拉和王子那段戏。大家在旁边啃苹果的啃苹果,玩游戏的玩游戏,谈八卦的谈八卦,一点都没有看他们飙戏的欲望。

因为这两人这几天从来就走个过场,一点看头都没有,还不如打游戏来得实在。

但小跖坐在一旁,本来还啃着苹果,抬头本想臭美照照自己英俊的面容,看下头上的毛有没有搞乱之类的,却突然在镜子里看到,卫庄的手搭在了红莲的腰上,红莲也没有回避的伸出左手和他握在一起,两人正贴得极近,不得了,这是要共舞的节奏啊!

“咳咳咳!”这一嗓子盗跖咳得十分响亮,像是嗓子有一口积年已久的陈痰。旁边的大家听得恶心,刚想吐槽时,却也被眼前的一幕惊讶道。

“音乐起!”

红莲低头,还是被这帮崽子们看到了,还起哄的放起了华尔兹。瞬间,她觉得有无数道目光朝中间射了过来,但她一想到昨天她说过的话,就又强迫自己抬起头,绝不能怯场。

在轻柔缓慢的音乐里,两个人踩着拍子左一下右一下的跳起舞来,男生的呼吸都近在面前,那股萦绕在他衣间的淡淡薄荷清香仿佛也环绕周身。

说着台词间,两个人拉着手转了一个圈,红莲稳稳当当的旋在他怀里。

这个圈,转得实在太扎实。

场下观戏人员十分激动。

“哇,这个一圈转的真好啊,直接转到卫庄怀里去了。这两人是不是私底下偷偷练过啊,我看前几天配合的还半生不熟呢,怎么一下就这么熟练了!这当中,一定有隐情!“小跖八po似的围在一群女生之间八卦。

“我觉得红莲这小女儿情态的,是不是喜欢上卫庄了啊哈哈哈哈。“

“啊啊啊,俊男美女,金童玉女,好想录像啊我天!”

“在一起在一起在一起!”

下面突然传来一片起哄声,这华尔兹的音乐本来就轻,这帮人讲话也不半分压着嗓子,让人听得明明白白的。红莲正懊恼怎么刚刚转圈转到卫庄怀里去了,这下听到这些终于忍无可忍,她就扒着卫庄的肩膀,朝那边吼了一句,“有完没完你们!”

霎时间,现场安静了。

音乐,也恰好停了。

文艺委员只好起身,带头鼓掌好缓解一下尴尬的气氛,顿时,整个教室掌声如雷地响了起来,好像他们跳得有多惊天动地的精彩似的。

红莲收回目光,猝不及防地就对上了卫庄那双带笑的眼眸。

等到结束后,她再次落荒而逃。

 

Chapter.18

 

就这样不着四六的排练一个星期后,如期而至的等到了彩排那天晚上。

韩非早在好几天前就打探过自家妹妹的剧目,红莲避之不提,她在此之前就封了张子房的嘴,警告他不许告诉她哥。只说自己参演了《灰姑娘》,没有具体说自己演了哪个角色,他哥哥一连猜了好几个角色,例如恶毒后母,恶毒姐姐一号,恶毒姐姐二号,连连猜错,不管他再怎么猜,始终没有将自家妹妹和灰姑娘联想到一起。

“红莲,你在那里不会就演了棵树吧?”韩非昨晚靠着墙壁又问她,笑容中还带着一点认真。

她回给他一记白眼。

喏,这不今天彩排,这位学生会会长,早早坐在了第一排悄悄冲她打了个手势,红莲心里暗想,如果她哥看到自己和男生搭档情侣还抱着一起跳舞会是什么反应。

看了就知道了。

他们的节目抽签抽到是第三个,这次总共有十个童话剧,就选三个放到晚会里来,他们班一帮人坐在台下,看着开场第出演《睡美人》的第一个班级议论纷纷。

小跖翘着二郎腿晃晃悠悠的说:“哟,这不是隔壁二班的节目吗,我看还是演睡美人的这个女生最聪明,在台上从头睡到尾就好啦哈哈哈哈!”

今天彩排高渐离亲自陪了阿雪来,这对情侣紧贴的坐在一起,小高还贴心的给每个人都带了一杯奶茶,不过只有雪女手里是超大杯的,她慢悠悠的吸着奶茶管,道:“小跖,你说的这台上这个从头睡到尾的聪明女生,就是端木蓉噢。”

盗跖呆了一呆,他猛然站起来,揉了揉眼睛,仔仔细细的看了一遍台上的那个女生,才发现正是端木蓉。“我kao,那接下来是不是还有吻戏!!!是哪个不长眼的当了王子!我去和他拼了。”说完就要撩袖子一副去干架的样式。

“诶!兄弟!你坐下,挡着我看节目了。“红莲坐在后头,突然被小跖起身的大脑袋挡住,不耐烦道。

“我现在就去做了那个男的!”盗跖起身就走,身旁白凤轻飘飘道:“又不是你女朋友,你急什么,再说人家认识你么?这么赶鸭子上架的去丢人吗?”

凤哥儿就是凤哥儿,打蛇就往七寸捏,知道什么话戳人最痛。

“你!”盗跖指着他,“不认识又怎样!我现在上去告白就可以让她认识我!”

红莲吸着奶茶翻了个白眼,“别去丢人了小跖,你要上赶着丢人能不能等我们班演完再去,我怕你上台被拒绝后哭天抢地的,影响我们节目发挥。”

弄玉点头附和。

“你!你们!”盗跖目光悲愤的看着在座这些人,“你们简直好狠的心!台上可是我未来的媳妇儿,你们居然!”

“呸什么就你媳妇儿,端木同学听到了就第一个掐死你。给姑奶奶我速度坐下,别在这丢人现眼的,也不用你猪脑子想想,端木同学会主动让人亲吗,这肯定是借位!”

红莲就差要去拧他耳朵了。

小跖站着原地瞅了瞅台上,又仔细把红莲的话想了想,这才迫于她的淫威不情愿的坐下来。心里盘算着,等彩排一结束后,他就要立马实施追端木蓉的行动!

哼,总会这么一天。他想。

果然,看到睡美人最后结束的时候,王子也只低头隔着空气装作亲了睡美人一下,并没有实际发生什么肢体接触,小跖在台下还是恨得牙痒痒,一副想要把台上王子波皮抽筋的模样。

阿雪则在台下没心没肺的感叹,“这个节目不够有看点呀,公主和王子亲也没亲,抱也没抱。”她将目光转向红莲,俏皮的眨了眨眼睛,
    “还是我们的节目好。”

红莲拒绝接受眼波,眼神下意识瞟了一眼坐在角落的卫庄,又迅速收回来。她不自然咳嗽了一声,“第二个节目要上去了,我们第三个可以去后台准备了。”

然后拉着弄玉奔去后台,卫庄看到眼前掠过的身影,低下头,抿了抿呼之欲出的唇角。旋即起身,慢慢跟了过去。

他们这帮人一到了后台,才终于有了一点紧张的感觉。几个男生在后面热场,反复给女生打气,反正骚话一箩筐。弄玉给红莲随便找了双高跟鞋应急,红莲脱了鞋子踩上去试,这鞋子有五厘米差不多高,鞋码稍有些大,她穿着不是十分合脚,但勉强也算凑合。

卫庄这时朝她走来,在她面前距离两三步,站定道:“等下上场跳舞是过一遍,还是认真跳?”

红莲转头看向弄玉,弄玉给了她一个随意的眼神。

她低头想了片刻,复而抬头,“认真跳吧。嗯…很认真的那钟。”

“好。”

这时,第二个节目落幕了。台上主持人报幕声响起。

“接下来是高一一班为我们带来的《灰姑娘》,大家掌声有请——”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