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颗樱桃

庄莲校园《你是我的倾城时光》(28)(29)(30)(31)

简介:

这是一个高冷学霸步步为营,慢慢攻陷呆萌学渣的故事。

开始他是眼睛放在头顶目空一切的高冷卫学霸。

到后来面无表情的死皮赖脸对学渣道:我英语差,以后你帮我补英语,我帮你补数学。

韩学渣受宠若惊的点头。

过了一段时间画风是这样的——

学校近来谣言四起,韩学渣决定明哲保身,与学霸保持距离。

卫学霸直接将她壁咚在墙角,音色低沉又带点压迫:

“看来你是嫌我补习的不够好?"


Chapter.28

 

   小跖这个乌鸦嘴。

   红莲走到门口走廊处,那男生见她出来,温文尔雅的一张脸,冲她笑:“你好我是高一三班的顾筠。可以认识一下你么?”

   伸手不打笑脸人。

   红莲一愣,道:“行啊,我是高一一班的韩红莲,有什么请教?”

   那男生正了正神色,认真说,“红莲同学,放学后可以请你吃个饭么?”

   “……”原来这人是对她有意思啊,红莲后知后觉的委婉拒绝道:“我放学要给别人补课,没有时间,不好意思诶。”

   顾筠又笑了起来,半点没有被拒绝的不悦,只是继续道:“没事,那改天你有空我再找你。”

   红莲僵硬的冲他笑一下,旋即挥了挥手回教室去了。

   一坐上位置,四面八方的头接连探了过来。

   “呀,门口那个果然是桃花吗?找你要微信啦?”小跖坐在后面脖子像长颈鹿伸过来。

  红莲头也不回道:“他直接找我放学吃饭。”

 “哇喔。”白凤在旁边叫唤,“这兄弟下手还真快啊。你答应了?”

 “我说我放学要补课,拒绝了。”红莲打开水杯润润嗓子。

盗跖听完摆成一副苦口婆心的老太婆样,“你让我说你什么,你看你自从上过高中有人追过你没,好不容易上门来朵能看的桃花,你就这样错过了?”小跖装模作样惋惜摇头,复而想到什么,压低一点声音凑到红莲耳畔道:

“你该不会是…真喜欢上卫庄那小子了?”

红莲喝水间一口气呛到了嗓子,差点气喘不上来,咳得一顿死去活来。

“你…你说什么鬼话!”

白凤挑眉下结论,“看来是差不多了。”

小跖挤眉弄眼的附和。

红莲受不了这俩狼狈为奸的作呕模样,将头愤愤转了回去,翻书复习。翻着翻着,脑子不由自主浮现出那张清冷禁欲的脸——也不知道他怎么了,为什么今天没来上课。难道是昨晚酒喝多,脑子糊住了?

红莲觉得自己才是脑子糊住了。

又迷迷糊糊听了一天的课,数学老师一节课在台上讲的什么乱七八糟的公式反正她是一点没听进去,好不容易熬到放学,突然发现自己今天不用给卫庄那小子补课了。弄玉问她要不要等会儿一起去逛逛街,红莲也婉拒掉了,今天实在提不起什么兴致来,整个人跟霜打的茄子似的蔫了。

她一路兴致缺缺的回家,今天上学没带手机,她回家躺床上一摸,发现显示两条未读消息。

  • 今天我头疼没去上课,和你说声。
  • 嗯?怎么不回消息?

  显示人“Zhuang”。

  红莲一个激灵,从床上弹起来。

 

Chapter.29

 

  她仔仔细细的再看了遍信息发来的时间,一条在早上七点,一条在中午十二点。

  红莲昨晚没睡够早上醒的迟,一急就把手机落在家里了。实在没想到卫庄会给她发消息。她盯着对话框,认真想了想,过一会儿小心翼翼回了个:

  • 早上忘带手机了,之前没看到。现在刚回家。

  她发完之后,掩耳盗铃地把手机扔在一边,试图平复一下与往常不同的心情。

  “叮”手机铃一声,她心一抖,摸摸索索地打开手机看。

  • 今天有好好上课吗?

  嗯?卫学霸这是什么语气?是出于对学渣的关怀吗?红莲怔了会儿,心里忽然美滋滋起来,

  • 我今天上课可认真了,比起以前还认真。

她睁眼说瞎话的本事不假,她已经全然忘了自己走神开小差开了一天。

  • 那很好。明天见。
  • 我没记错的话你昨天也和我说明天见?

  这次男生没有秒回,红莲等了一会儿见那边没回消息,把手机放在一边下掏出试卷写起来。这一写就过了一个多时辰她去洗个澡后躺在床上,看手机那边还没人回。

  一把拉了灯盖过被子睡觉,睁着眼睛看着头顶漆黑的天花板,一闪一闪的,好像在等待什么,捉摸不透后,女生又闭上眼。

  “叮”

  手机屏幕在枕边亮起,红莲忍着去看得冲动,翻过身要去睡觉,过了一会儿她又慢慢翻回来,默默拿起手机。

  点开,赫然是卫庄发来的。

  • 刚在复习没看到消息。睡了么?

过了一下,他紧接再发来一条。

  • 晚安。

  少女唇角勾起一个灿烂的笑容。

  托他的福,一夜好梦。

  红莲第二天嘴里啃着个面包不慌不忙踩着铃声走进教室,她这人不站岗的时候总是这样,不到最后一分钟不行。一进门,她一眼就看到角落窗边坐着个人,身高修长,面容清冷,正遥遥盯着她看。

  她对着那个地方微微一笑,然后按耐住心里扑通扑通的心跳坐在位子上。

  他今天来上课了,而且还没迟到诶!

   “莲妹儿刚刚你站门口朝哪个地方傻笑呢,还笑得可甜。”小跖伸手过来摸作业本,不忘过个嘴瘾道。

  红莲作业本拍他脑门,“想抄就闭嘴。”

  “哎——春天到了,小动物们都发情了。大清早就眉来眼去的,单身狗看着心里发堵啊。”

  红莲:“……”

  日子久了,她疲惫以暴制暴这个办法了,所以当作没听见,继续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划草稿纸。

大概是月考快来了,各科老师每节课只负责让大家疯狂的写卷子然后改卷子讲卷子,红莲望着物理卷面鲜红惨不忍睹的分数忍不住把它塞到桌兜里,后面的白凤小跖还在比谁的分更低,满分150,一个99一个98,红莲心道我才64你俩别争了。

——她跟及格天生就过不去。

物理课下课,中午放学,弄玉子房要去部门开个会,盗跖白凤一下课便冲到操场打球,大中午的,两个人饭没吃又去发神经。红莲看着周围一圈人一溜烟的没影儿,眼神飞快瞟了眼窗边的卫庄,见他不慌不忙的收拾书本。

 班里人去吃饭差不多都走得干净了。

 红莲不知为何,突然不敢和他共处一室,于是收拾快了些出门打算找阿雪一起吃个饭,谁料一到走廊,就见门口站着个眼熟的人。

顾筠单手插着兜等在门口,见她出来,一笑道:“下课了,一起去吃个饭?”

红莲正待说什么,男生又不紧不慢开了口,“昨天已经拒绝我了,今天还要再拒绝一次吗?我记得中午放学是没有补习的哦。”

红莲,“……”

一道清冷低沉的嗓音至背后响起来。

“我中午约了她,所以没你的份。”

卫庄不知何时到了身后,冷了一张精致眉眼,斜睨着顾筠,面沉似水。

 

Chapter.30

   红莲不知这位大神何时来到身后,也不知道他俩啥时候约了中午饭。脸上只得干笑几声,硬着头皮说:“哈哈对…之前我和卫庄同学约好去吃中饭了…”

   顾筠见半路忽然杀出程咬金,收了一点笑意问,“你是?”

   “一班卫庄。”男生高挑一侧长眉,含几分挑衅意味反问,“怎么?”

   两人都是高挑的个子,站在走廊四目相对,彼此看对方的眼神似有若无的有股火药味,饶是红莲再神经大条,也闻出股针锋相对的味道来,还没等顾筠回答。她连忙打圆场:“走了走了,去食堂吃饭去,我快饿死了。”然后一把拽走身边今天莫名其妙的卫庄往食堂方向走,还不忘回头挥挥手,“我们先去吃饭啦,下次见。”

  卫庄原本被她拽走心里还扬起一点欣喜,听见这声下次见,眉头又拧起来,“你下次要和他吃饭?”

  “不一定啊,只是句客套话。”

  顾筠礼貌冲她挥手,却见卫庄走到尽头忽然回头给了他一记眼刀,那眼神说不出的冷冽,含着几分警告。

  顾筠顿时不怕死扬声道:“下回我再约你吃饭,红莲同学!”

  那记眼刀瞬间更冷冽了些,仿佛要洞穿他。

  红莲往后摆了摆手,心大到没察觉到两个男生之间的暗潮涌流。她在楼梯上正要松开卫庄的袖子,忽然看见班主任老沈从楼梯道蜿蜒而上,正好撞见他俩——红莲的手还扯着卫庄的边角袖,男生被她拽着亦步亦趋跟在身后,两人瞧着非同一般的关系。

   谁料红莲这厮明明不做贼还心虚,见到老沈那刻,连忙像烫手山芋松开了卫庄的袖子,竭力端正打了个招呼,“李老师好!”

   老李打量这两个,想到前几天红极一时的《灰姑娘》,瞧着瞧着心里越发觉得不对劲,他瞬间想过一个念头,但不好当场发作,只得语重心长道:

   “你们还小,老师希望你们不要因为一时的感情误入歧途。好好学习是正道。”

   红莲:“……”

   卫庄:“……“

   红莲欲要争辩:“老师,我们不是…”

   老李却知道她要辩解什么似的摆摆手,道:“好了,你们都是聪明的孩子,老师说的话你们应该都懂。月考要来了,要把心思放在学习上,感情这种事以后再谈也来得及。”说完他不再看两人,自顾自上去了。心道下午要好好在班上再讲一遍这件事情的严重性,他武断的认为班里情侣不止这一对,要尽早掐断才行。

   红莲听得嘴角抽搐,转向卫庄说:“我们明明不是这种关系,老师还误会。连解释的机会都不给我。”

   男生却一挑眉梢反问:“这种关系是什么关系?”

   她怎么觉得他的心情好像忽然又好了起来?这莫名其妙的。

   红莲接连被噎的没话讲,只得道:“算了,还是吃饭去吧。”身正不怕影子斜,随他们说去。

   两人去食堂打了菜,还是头一次面对面坐着吃饭。

   男生低头吃饭的样子很斯文,不像她狼吞虎咽,饿的形象全无。红莲低头猛扒了一会儿饭,后知后觉的才想到女孩子吃饭要保持文雅,旋即进食速度慢了下来,其实也不能怪她,她在小跖白凤他们面前一贯是没有形象的,最多是个母夜叉,天天追在背后喊打喊杀的那种。

   男生见她速度慢下来,抬眼看了一眼,道:“饱了?”

   红莲摇摇头,“没,就是觉得要保持形象。”

   恍然见卫庄笑了一下,如冰山融化的初雪,清冽的拂过眼前。

   “你在我面前,要什么形象。”

   红莲筷子一停,说“…这话意思是,我在你眼里已经没有任何形象可言了?”

   他见咬着筷子的女生巴巴瞅着他看,不禁唇角又勾起来,

   “也可以这么说。“

   红莲:“哼!万恶的男人!”

   卫庄不置可否,低头吃了几口饭,忽然想起什么,抬头问:“今天门口堵你的那人是谁?”他也就昨天一天没来上学,怎么身边就多了只狂蜂浪蝶,看着还不好甩的那种样子,想起来他心头就微微冒火。

   “噢,三班顾筠,昨天放学要约我吃饭来着。”红莲漫不经心回道。

   “你去了?”这三字咬得有点冷气。

   “没,我说我放学有补习,就没去。“

   “不许去。”他又丢出斩钉截铁的三个字。

   红莲终于感觉出了点儿不对劲,她抬起头,眼神有些莫名看向卫庄,“啊?为什么?”

   男生吃好放下筷子,同时盯着她,一字一句认真道:

   “你英语好,我数学好。把你这段日子所有空余时间都留给我,我们互相补习,怎么样?”

   红莲听着这话感觉对又感觉不对,不过她这破脑子一时半会儿也琢磨不出什么,就点了点头,应了声好。

   不过她心里有了预感,起码这次数理化可以及格了哈哈哈哈!!

 

Chapter.31

   老李下午在上课前果然发表了一通抑扬顿挫激情四射关于中学生早恋下场如何如何凄惨的演讲,他讲到情动处时拍着桌子唾沫四溅,眼神在班里来来回回像老鹰轮视一圈,好像能凭空扫视出什么苗头似的。尤其是红莲和卫庄两人被来回扫视的目光最过犀利,弄得红莲都有点头皮发麻,看得自己真的早恋一样。

   弄玉悄悄靠近她,嘴皮不动声音传出来问:“老李怎么老看你和卫庄?”

   红莲苦着张脸,用气音回道:“中午抓卫庄袖子给他看到,就这样了。”

   这女人关注点果然在前半句,“你干嘛抓他袖子。”

   红莲:“说来话长。”

   既而两人开始偷摸进行传纸条交流模式。弄玉这才搞明白,朝她比了个大拇指。红莲迅速朝后转了个头,见卫学霸此时趴在桌上睡得正香,明显不为凡事所扰,她很想跟他学习这种打坐入定,但明白如果自己在数学课上趴下了,估计就不是一两个粉笔头的事儿了。

   她只得撅撅嘴,认命拿起书复习起来。

   卫学霸虽然课上看着睡觉不靠谱,下午放学后倒是很守承诺,同学们三三两两走了,他还屁股不动坐在位子上,身板立得很直,像是等她过来。

   红莲抱了两三本巨厚的数理化书本,打发掉白凤小跖放学一嗨的热情邀请,放言自己这段时间将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闲杂人等不许打扰干预,否则一律乱棍打死,然后抱着书翘着尾巴悠悠晃到角落窗边去了。

   盗跖白凤看着母夜叉一晃一晃的身影,觉得此女周身萦绕着一股春天的气息,他摇头道不得了兄弟,我好像看见红莲的春天来了。

   白凤呵呵一笑,不予置评。

   红莲将两三本厚书啪一下丢在卫庄桌上,道:“呐,这就是我要复习的东西了,你能让我这次月考及格吗?”

   他低头翻了翻,一副气定神闲的模样,“不难。”

   红莲开心笑了起来,“那最好了。我要是这次考的好了,一定请你吃饭啊卫庄学霸!”

   男生看着她摇头晃脑还没考完就一脸兴奋见到成绩兴奋的样子,眼里闪过笑意,道,“那是先英语还是先数学呢?”

   她想了下,一拍桌子,“英语!你前两天欠我的单词表还没背完吧!”

   卫庄抿唇,只好捧起平日最不想看的英语,埋头苦背。

   就这样两人每天放学之后相互约好,一起补习的事情已经成为了一种默契。卫学霸果然按照约定成功占领了红莲所有的课余时间,而且不光连下午放学,他近日连她中午午休的吃饭时间都预定了,搞得弄玉每天只能和白凤小跖这两个不靠谱的一起吃饭,接连反抗了几回。

   所以这天中午吃饭的时候,红莲顶着卫庄身后那桌三人逼问的目光,干笑两声开了口,

   “那个…卫庄同学啊…”

   男生抬头看她,清冷的目光含了丝疑惑。

   红莲想了想措辞,谨慎又带点犹豫问道:“为什么你最近…嗯…一直约我吃午饭?”

   卫庄面无表情的回:“你不想么?”

   “哈哈哈!”她继续干笑,“怎么会呢!只是有点不习惯哈哈哈!”

   “多吃几次就习惯了。”他说的一脸理所应当,好像事实就是她该跟着他吃饭。

   红莲不死心的继续问:“那下次我们能和白凤小跖弄玉一起吃么,这样人多热闹点。你觉得呢?”

   男生顺理成章的摇头:“我喜欢安静。”

   “…我有时候叽里呱啦的问一堆问题难道不吵吗?”

  他抬眼看她,“你不同。”

  红莲:“……”怎么觉得哪怪怪的,又说不上来。她只好道:“这样啊,小跖他们好像有时候是太吵了一些。”

男生理所应当的点头,还顺手拿了另一双筷子在自己菜里夹了块红烧排骨给她,“吃吧,补脑子。”

   红莲仰头,不服问,”我有很笨吗?我觉得我不需要补脑。”

   卫庄挑高眉梢,对她这个问题展现出了一丝惊奇,他没有继续直接再说她笨,只是快速问了一个问题,“一加到一万等于?”

   红莲:“……”她认命夹起那块碗里的排骨,用力嚼了嚼,“我吃!”

   卫庄笑了起来,春意盎然。

   身后盗跖,白凤,弄玉看得目瞪口呆,隔着三米远,他们都感觉到了这股笑容的杀伤力。一个平时从来不笑的人,突然对着红莲猝不及防的笑了起来,还是那种宠溺带着温柔,温柔又含丝清冷的笑容。

   “小跖。”白凤突然郑重拍了拍盗跖的肩膀。

   “嗯?”

   “我现在认真觉得,韩母夜叉,在劫难逃。”